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催婚小分队首届联文活动(一)

什么都不说了。第二棒就是我。

前人挖坑,后人被埋。现在自杀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这个婚必须结下去。

陆花催婚小分队:

陆花催婚小分队首届联文活动
第一棒 @风城一浪 

  无题
(一)奇怪的婚礼

花红柳绿的江南三月。

年轻人高头大马,前呼后拥,往金陵城中大街穿行而过。

他面容清秀,眉眼间带着喜悦和得意。

他本该得意,人生四喜,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今天他刚好有一喜。

身着喜服,胸佩红花,身后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排了近二十丈,路边挤满了围观的人。

围观人群中夹杂一个年轻人,他身着白衣,双手环抱胸前,手中扣着一把乌鞘长剑。让人无法逼视的是他周身散发出的寒意,冰封的眼眸冷冽地盯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新郎。

“他要成亲?”他的声音也跟他的人一样冷得没有一丝感情,他好像在自言自语,并没有期待得到回答。

“是啊,今日正是程家的公子程亦休和宋家小姐宋纨的大婚。”身边一个老妪似乎听到了他的问话,主动说了起来,“你应该了解,程家和宋家都是金陵的富贾大户,程公子和宋小姐又是两家唯一的血脉,成亲有这样的排场绝没有什么稀奇的。”

她的话匣子打开好似就关不上了,“程宋两家早有婚约,虽然近几年好像因为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交恶,但婚约早已定下,两家终于还是结成秦晋之好。你看那程公子,英俊不凡,宋小姐也算是有福之人咯。”那老妪正兀自讲得开心,看着新郎骑马从前面悠然而过,也不禁露出了开怀的笑意,回头一看,刚刚立在身侧的冷面年轻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新郎程亦休接了新娘,队伍又洋洋洒洒穿街过巷,回到程府。

接下来一系列拜天地,接客人,敬长辈,直至明月初升,众宾客散去。

程亦休终于出了口气,这成亲虽是人生一大喜事,可繁文缛节之多,简直更像一场麻烦。

他提了一壶酒沿着回廊往新房而去,他的手突然往脸上一抹,瞬间,程亦休就不再是程亦休。露出另外一张脸来,手上留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只见那张脸轮廓棱角分明,眉目明朗,眸若寒星,鼻下两撇小胡子,跟他的眉毛简直一模一样。

他边走边在心中叹道,这成亲简直是天下第一的麻烦事,最重要的是,我本就不是新郎,却要白白受这样一遭罪。受这样一遭罪就算了,可现在麻烦才刚刚开始。

陆小凤啊陆小凤,你为什么总是记不住教训呢。
他突然很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在把三天前吃的暖寒花酿蒸桂鱼从肚子里掏出来。可他既下不了手给自己两个嘴巴,更没办法把三天前吃的暖寒花酿蒸桂鱼给吐出来,所以,他还是不得不把这场亲给成下去,把这个麻烦给背在身上。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月,正是鱼虾最肥美的季节。

在金陵吃鱼,一定要提到阳和酒楼的暖寒花酿蒸桂鱼,乃是阳和酒楼的独门密菜,滋味鲜美非常。

每年只供十天,每天只招待三位客人。

今天,正是供应暖寒花酿蒸桂鱼的日子,陆小凤正坐在阳和酒楼靠窗的最好位置,整个酒楼只有他一个客人。他是闻名江湖的陆小凤,整个酒楼只接待他一个人也绝没有什么不妥,况且他还与阳和酒楼的东家程复道有着不浅的交情。

他心情愉悦,他正在等着他的暖寒花酿蒸桂鱼。他已想好了,吃完鱼就去百花楼找花满楼,他四处跑动,好像已有一个月没有见到花满楼了。

他已开始想念那座小楼和小楼里的竹叶青。

暖寒花酿蒸桂鱼还没上来,程复道却坐到了陆小凤对面。

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挂着一张比苦瓜还要苦的脸,陆小凤的头就已经开始大了。

“程兄,这是怎么了?”但他还是不得不问,客人既然要吃主人家的东西,又怎能对主人毫不关心呢。

程复道重重叹气道:“陆兄此次可一定要帮我啊。”

“这是怎么了?还有你金陵程家解决不了的事情么?”

“我程家一介商贾,解决不了的事情简直太多了。”

“程兄何不有话直说,莫要让鱼凉了。”陆小凤无奈道。

程复道额头皱得差不多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陆兄知道,近十年我程家与宋家早已没有半分往来,但是当年我们交好之时偏偏阴差阳错定下来一门亲事,就是亦休和宋家女儿宋纨的婚事,现在亦休已满十八岁,按照当年的约定,是到了成亲之时了。”

“可我听说你们两家已决定履行当年的约定,马上就要成亲了。”

“正是如此,宋清浦已与我定下了婚期,就在三日后。但是你知道宋清浦老奸巨猾,他恨死了我又怎会愿意把女儿嫁给我。”

“他既然不愿把女儿嫁给你,为何又要答应这婚事呢?”

“我们当年的婚约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他没有办法抵赖,但他绝不会让这门亲事顺利完成的,他花招一向很多,是以我对这场婚事忧心不已,特来请陆兄出手相助啊。”

陆小凤叹道:“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况且我连官都不是,又能做什么呢?”

程复道眼珠一转,道:“这件事只要陆兄肯帮忙,我已有了万全之策。”

陆小凤道:“可假如我说不帮呢?”

“啊”程复道一听整张脸又垮了下去,“陆兄,你不帮我,此次我程家危矣,以后别说吃暖寒花酿蒸桂鱼了,就是陆兄想来找我聊聊天,也怕难了。”他说着已抹起了眼泪。

陆小凤简直肠子都悔青了,他发现他做错了一件事,来到金陵应该直接去找花满楼的,而不是来吃什么暖寒花酿蒸桂鱼。

此刻,暖寒花酿蒸桂鱼已端了上来,鱼肉白嫩,汁鲜味香,陆小凤瞬间觉得肚子饿得受不了。他只好把那条鱼连同那个莫名而来的麻烦吃了下去。

程复道看他已吃饱了,笑逐颜开,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计划就一个,请陆小凤假扮程家公子成亲,等到进洞房时直接戳穿宋家的阴谋。

这计谋看起来既荒唐又蠢,但陆小凤既然已吃了人家的鱼,只好替人家做一回新郎。

但是当他接到新娘的一刻,他突然发现程复道这计谋非但一点不傻,简直高明得很。

因为他发现这新娘是个轻功高手,他虽然从未见过宋纨,但这样高的轻功,天下会的人少之又少,绝不是一个少出府门的闺阁小姐能够拥有的。

新娘身材高大,喜服裹身,面遮盖头,连手都缩进云袖中,全身上下没有露出半点。

她虽极力掩饰,但脚下步伐沉稳,气息绵长。陆小凤绝无看错的可能。

现在他已到了婚房门口,婚房内没有点灯,漆黑一片。

他确定里面有人,而且就是那位高手新娘,他稳定了一下气息,他并没有紧张。

只是他需要认真对待对手,正是因为他有这样一个很好的品质,所以他总是能够战胜对手。

借着月光,他从窗缝看到那个新娘正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他气劲凝聚指尖,猛然推门,像一只轻巧的灵燕,在月光下飞身而入,灵犀一指直戳对方膻中穴,他绝没有要置她于死地,只要制住她即可。

他身形刚起,对方也已出招,她两指如电,也向陆小凤的膻中穴而来,他们使的好像是同一招。

陆小凤心念急转,好像不太对劲,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脑袋里想到了什么,但手指已点上了对方膻中穴。

对方的手指也同时点上了陆小凤的膻中穴。

陆小凤感到自己没法动了,非但没法动,他还很郁闷,非但郁闷,他还知道对面被自己点中穴道的人也郁闷得想死。

他们好像一起做了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陆小凤!”

“花满楼!”

两人已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更文时间不超过三天,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 ( 83 )
  1. 冰冰冰糖莲子~~~陆花催婚小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我已经躺平等埋了,阿元太太后面是我,我该怎么给后面的潇湘太太铺路呢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