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拯救tag,从我做起(五)

前文摘要: 


陆小凤是著名律师,也是新晋热门武侠小说作家,花满楼的忠实粉丝。一次抄袭事件,让陆小凤得以在花满楼面前大展身手,却没想到以败诉告终。陆小凤也受伤断了胳膊。
而作为读者的陆小凤由于id太羞耻而迂回告诉花满楼他的身份。可是由于阴差阳错的巧合,使得花满楼误以为陆小凤在用两个身份欺骗他。这令他苦恼不已。
 

前文请戳

 第一章by能哥   第二章by阿七 第三章by阿元 第四章by能哥


  

                                    (五)
 

当花满楼推开事务所的门,见到一个吊着胳膊的陆小凤时,本想兴师问罪的心顿时像是随着陆小凤的胳膊一样吊了起来。
 
他急道:“陆小凤,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幅样子?” 语气中却带了一股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担忧之情。
 
“花满楼?你怎么来了?” 陆小凤本来还无聊的坐在办公桌前,见到来人立刻弹起身,惊喜地眼里都泛着光。“我这是有人来律所闹事,受了一点小伤,无事。”
 
“胳膊都吊起来打上石膏了,怎么还算无事?”
 
“就是看着严重,其实真的没什么事…… 只是…… 害得我那天失约,没能和你好好吃顿饭,喝一场酒。” 说着,陆小凤心里竟涌上一丝委屈。
 
花满楼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怎的这么分不清轻重缓急。
他笑道:“这无妨,你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再好好请你吃一顿就是了。”
 
陆小凤终于高兴了,道:“那就一言为定了!”
想了想,他又道:“对了花满楼,你今天突然来找我,难道是抄袭的事情又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吗?”
 
花满楼有些词穷。
 
案子法院都已经出结果尘埃落定了,哪里能还有什么进展?
 
他只是自从发现陆小凤和阿鸡是同一个人之后,最近做事总是会出神。
 
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深夜伏案工作的陆小凤,庭审时妙语连珠的陆小凤,一面对他就会手足无措的陆小凤;继而又想起热心帮助他取证的阿鸡,与他相谈甚欢开解他心结的阿鸡,想起那个幽默风趣总是抢前排留长评的可爱读者;而现在,这两个人的影子,要慢慢重合成一个人……
 
花满楼平生第一次,有些慌了神。
因为他发现,他居然有些庆幸,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不管是陆小凤还是阿鸡,都是在花满楼心中让他有些在意的人。
 
而事实证明这其实是同一个人。
如果同一个人,用两个身份,却都能让他有些在意的话,那这件事本身就让花满楼不得不在意了。
 
无法否认的是,他想再多了解陆小凤一点。
 
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确认一件事:陆小凤,究竟为什么要用两个身份呢?他到底有什么图谋呢?
 
他这样想着,也就这样问了。
因为他实在想不到,有着这样清澈眼神的陆小凤,会有什么理由欺骗他。
 
花满楼开口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最近有个帮我整理抄袭证据的热心读者,让我有点在意。”
他说着,眼睛却定定地看向陆小凤,希望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什么波澜来。
 
陆小凤听到这话确实有点惊讶。他不明白花满楼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更让他有些难受的是,听到花满楼说有点在意别人。而且那人与他一样,是个热心读者。
他敛下不安的情绪,佯装平常道:“哦?那人是有什么问题吗?”
 
花满楼道:“倒也不是有问题。只是觉得他帮了我不少忙,又讲话幽默风趣,和他相谈甚欢,对我的抄袭案也很关注。若是同城的话,倒是可以一起出来吃个便饭。我想你们也许也会谈得来。”
 
陆小凤有点生气了。
在他心中,花满楼是绝不会说这种没分寸的话的。
可是他偏偏这么说了。
而且原因还是为了另一个人,一个和他相谈甚欢的人。
 
陆小凤头一次,有些冷漠地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花先生与其他读者相谈甚欢,我想与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看到陆小凤的反应并无一丝被抓包的慌张,却反而有些生闷气。
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他读者”的字眼后,花满楼明白了此事可能并非他所想的那样。而且他也明白陆小凤为什么在生闷气。
 
所以他一字一句顿道:“怎么还自己吃自己的醋呢,阿鸡?”
 
陆小凤不禁愣了。“花满楼?你这是什么意思?”
 
而花满楼虽知他不是恶意欺骗,心中还是疑惑不已,也急道:“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是同一个人?是想看我被蒙在鼓里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一天我换了头像点开私信,问你是否认出我了,你亲口说的认出了啊?!”
 
“换了头像?”花满楼忍不住蹙了蹙眉。
 
“对啊,我的头像是我自己的照片啊。明明白天刚见过,我以为你认出来了的。”
 
“对不起……有件事情你可能不清楚。我,患有面孔遗忘症,无法辨别人的脸……所以,但看头像对我来说,是认不出来你的……我那天说认出来,只是觉得你ID熟悉而已……”
 
陆小凤也懵了。
他当然不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脸盲。
但他头一次不得不信世上竟有这种巧上加巧的巧合。
 
他还没从这件事中缓过神,断断续续地说:“所以,过去的那一段时间,你一直不知道我是我?”
 
“的确不知道……我还以为……”
 
“所以,我们是怎么聊天的?”
 
二人相对而视,良久,陆小凤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花满楼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人在办公室中放声大笑,方才尴尬的气氛顿时消失殆尽。
 
 
陆小凤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冲着花满楼伸手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小凤,是那位讲话幽默风趣,又与你相谈甚欢的忠实读者。”
 
花满楼又被逗笑了。
他伸手回握住对方那只没受伤的左手,笑道:“哦?那想请问陆先生,您的ID是什么?我认得出来也说不定呢。”
 
看着花满楼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陆小凤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三声司空摘星那个老混蛋。
要不是因为他总叫自己陆小鸡,他怎么会一时气不过起了这么一个ID?
 
他讪讪道:“花公子,ID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反正从今往后,咱们真名相交,你只要认得我是陆小凤就好了。这回,可要好好认清楚了。”
 
花满楼只是发笑,也不说话。
 
看着对方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陆小凤突然觉得自己必须要扳回一局来。
他故作委屈道:“说起这事,花满楼,你今天来找我,其实是来试探我的对吧?因为你无意间发现了我们是同一个人?所以你怀疑我骗你?”
 
那委屈的语气配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虽然明知他是装的,却也让花满楼一瞬间不禁有些愧疚。
 
他本不该如此疑心的。
 
面对别人,他一向不会如此的。
 
只是不知为何,当对方是陆小凤时,当他想到是陆小凤有可能在欺骗自己时,他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总是忍不住向最坏的方向去考虑。
 
万一那人真的是在欺骗自己,怎么办呢?
 
所以他忍不住地试探与怀疑,只是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拥有一个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
 
花满楼低声道:“对不起。是我不该怀疑你有什么图谋的。”
 
陆小凤笑了。
这话倒说错了。
 
一直默默喜欢了很多年的作家,忽然有机会得以走近他的生活,而他现实生活中又是如此完美的一个人。
 
有什么图谋吗?
 
怎么,会没有图谋呢?
 
但是此时显然不是摊牌的好时机。
 
于是陆小凤果断地抓住了花满楼的那丝愧疚,故作伤心道:“我对花先生你一片赤诚,为了你的案子殚精竭虑,却被怀疑是别有用心,我……我真是……”
 
花满楼看他这样,只能无奈道:“是我不对。那你说,想让我怎么补偿呢?”
 
陆小凤立刻抓住机会可怜道:“花满楼,你看我这几天手还受着伤呢,想吃点什么的都不方便……”
 
天地良心。
陆小凤说这话时,眼睛可盯得是桌上的几个苹果。
他想着,要是能让花满楼亲手帮他削个苹果,还能喂给他吃,那他这趟伤受得也值了。
 
但是接下来,他却听到了那人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既是如此,若你最近无人照料,不嫌弃的话,不妨随我去我家小住几天。反正我也是独居,你毕竟手不方便,我也可以在衣食住行上照顾你一二。”
 
 
陆小凤当然怔住了。
 
暗恋的人主动邀请你去他家同居。
你若是陆小凤,你会是什么反应?
 
陆小凤的眼前仿佛刷过了一片弹幕,只写满了两个字。
——卧槽。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后,才慢慢吐出了几个字:
“那我就,受之不恭了。”
 
不管怎么样,到手的机会先抓住再说。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花满楼竟邀请他去他家同住。
他莫不是被愧疚感冲昏了头?
 
 
花满楼当然很清醒。
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其实陆小凤对他的心意,他也并不是察觉不到。
而自己对他,也并非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既然如此,为何不勇敢一点,向前走一步呢?
毕竟故事的开始,总要有人先开口是吧?
 
他笑着起身准备出门,走到门口,又折过身回头,对着桌案前还在发呆的人道:“别看那几个苹果了,晚上回去削给你吃就是了。我先走了,等你下班了我再来接你。”
 
 
直到那人关上门走远了,陆小凤还没有缓过神来。
他不自觉地拿起眼前的苹果,啃了一口。
 
这个季节的苹果仍然还有些涩。
陆小凤却只尝到了满口的甜。
 
这算什么,他对自己说。
今晚的苹果,一定更甜。
 
(TBC.)


阿元有话要说:

大家可能看出来了,这是一个联文活动,但是由于阿七@703 和能哥@吉布斯自由能 都开学了,剩下的只能我来写完了。


本来想就完结在这里的,但是架不住有不懂事的能哥拼命想看同居的下文,然后还有有关抄袭案的结局还可以再写两笔,我就只能再往下写一章谈恋爱再完结了。
 
所以点名批评鸽了我的两个人。
当你觉得生活很容易的时候,是因为有人在背后默默为你们俩承担起了那份不易。(OTZ伤心的哭泣……)
 
所以敬请大家明晚准时收看陆花八点档:
《风流律师俏作家之——阿鸡阿花同居二三事》。
 
谢谢小天使们喜欢。比心!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