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拯救tag,从我做起 (三)

又名:《风流律师俏作家之——我到底是不是鸡》


三人联文活动。 陆花大型都市爱情沙雕律政剧。

上一棒 @703  下一棒 @吉布斯自由能 

前文请戳: 第一章by能哥   第二章by阿七

前方沙雕出没,我终于不是个写甜车的了!


-

 

                                         第三章

 

今日便是周三了。

陆小凤起了个大早,穿着他最得体的西装,难得准时地等在了事务所。

 

到了约定的时间,陆小凤便听到了敲门声。随即走进来的,是一个让陆小凤见了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的人。

 

花满楼穿了一件白衬衣配黑裤子,端庄有礼,眉眼尽是温柔优雅。举手投足间将清隽二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陆小凤想象过无数次花七可能的样子,但当他真的见到花满楼时,他终于明白,花满楼的粉丝们叫他花公子,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因为不光是他文笔中体现的一派公子的风尚,就凭着他霁月清风的长相气质,陆小凤就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比花满楼更适合公子这个称谓的人了。

 

花满楼已经走到了近前,伸手道:“陆先生您好。我是花满楼。”

陆小凤连忙起身相迎。与他握手道:“您好。我就是陆小凤。”

 

还是那个好听的声音。花满楼不禁笑了。声音好听的人,他总是多偏爱几分。

 

只是尽管再偏爱,该弄清楚的还是要弄清楚。

 

 

待二人坐下,花满楼便开口问道:“无意冒犯陆先生,但是我确实有一事不明。请问陆先生,究竟为何,想要接我的案子呢?”

 

陆小凤笑道:“原因很简单。其实我个人已经关注花先生很久了。”

 

这倒是花满楼没想到的,他道:“哦?是吗?所以陆先生,您也是我的……忠实读者吗?”

 

陆小凤心想,这是当然,我可是每天给你评论的人,这下你终于认识我了。

我不是鸡,你这次真的要被翻牌了,你要火了!

 

于是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道:“没错。我就是,我不是……”

 

陆小凤也没想到他自己卡住了,卡在了那一个鸡字上。

因为他突然觉得,面对这样干净温润的花公子,对他说出我的ID叫我不是鸡,就好像是对他说我是鸡一样羞耻。

 

他根本说不出口。

 

 

听到这句话的花满楼很纳闷,他不解道:“不好意思,我听错了吗?你说的是就是?不是?”

 

陆小凤很绝望。

他,陆小凤,头一次遇到让他心动的人,却竟然栽在了他引以为傲的ID上。

 

他很急切地希望挽回自己的形象。

他急忙道:“对不起花先生,我的意思是,我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如果承认自己是粉丝,花满楼若是问他ID,他应该怎么回答?

所以他意识回笼前一秒,下面几个字已经迸了出来。

 

“我到底是……还是不是啊?”

 

陆小凤看到花满楼明显地怔了一下,旋即笑道:“陆先生真是幽默。”

 

陆小凤现在只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花满楼开始觉得,这样一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人,真的是律师没错吗?

 

但是良好的教养让他不能直言对对方专业性的怀疑,他只能问道:

“所以,陆先生之前有打过类似的抄袭官司吗?

 

陆小凤心想,不愧是我喜欢的人,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终于让我可以传递对他的感情,树立形象了!

 

于是陆小凤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然后又凑近,暧昧地说:“花先生,您的案子是我陆小凤接的第一个……知识产权案。”

 

花满楼一个激灵,端着的茶杯差点脱手。

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后面要接的是一个客字。

这人这种充满骄傲自豪又暧昧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花满楼沉了一口气,道:“陆先生,我虽不是专业律师,但是对这方面也略有涉猎。我知道如今知识产权的官司,特别是侵权的,都很难打赢。如果告剽窃,除非对方直接抄我的,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

 

陆小凤道:“花先生,您的案子我已经仔细研究过了,我们证据什么的都还不足,整理搜集还需要时间。以现在的情况而言,舆论才是唯一的战场。只是赢的可能,也不大。 但是你放心,我陆小凤一定会全力以赴。”

 

 

看着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听着陆小凤格外认真的语气,花满楼终于下了决定。

 

他笑道:“如此,那我的案子便麻烦陆先生了。”

 

 

直到花满楼已经告辞离开事务所很久之后,陆小凤还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时不时露出春风般的笑容。

 

推门而入的唐眉山看到一脸荡漾的陆小凤,直言道:“你男神同意你接他的案子了?”

 

陆小凤笑道:“有我陆小凤这种玉树临风,才貌双全的专业律师来服务,他怎么会不答应?”

 

唐眉山挑眉道:“所以,人家对你的第一印象居然还不错咯?”

 

第一印象?

如果忽略自我介绍时是不是鸡的问题的话,那想必还是不错的。

 

所以陆小凤正色道:“那是自然!”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花满楼一定已经对他好感陡生。

 

 

而与此同时,花满楼已经走出了律所的大楼。

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对方立刻接起:

 

“七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花平,请你去帮我查一个人。他叫陆小凤,是个律师。”

 

“好的少爷。”

 

“对了,此人轻浮油滑,不值得信任。你查的时候务必仔细。”

 

花满楼收了线,开车离开了。

 

 

 

三天后的深夜,陆小凤还在埋头整理花满楼案件中对方抄袭的证据。

 

眼看着指针马上要指到一了,陆小凤突然想到:我为了他这么费心费力,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啊!

 

本着做好事要留名的心态,即便已经很晚了,陆小凤还是决定去表现一下。

 

 

他打开花七的微博,第一次点开了私信。

 

当然,在发消息之前,他已经想到了如何表明自己的身份。

 

他点开头像,上传了一张自己最帅的一张近照。

 

这样,花满楼一看到这个头像,就能知道他的忠实读者——我不是鸡,就是他的忠实律师——陆小凤。

 

做完这一切后,陆小凤慢慢地在对话框中打字:

 

 

00:46:59 我不是鸡

[花公子,认出我了吗?]

 

 

然而陆小凤永远也想不到,花满楼患有一种罕见疾病——面孔遗忘症。

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脸盲症。他根本无法分辨人的面孔。

 

所以当我不是鸡的对话框突然弹出的时候,花满楼只是愣了一瞬。

 

花满楼心想,这个ID我当然认得出。我经常在评论区见到,是那个很可爱的读者,好像还换了个头像。

 

这种搭讪方式,倒也可爱。

 

所以他也一字一句地写到:

 

 

00:47:50 花七

[当然认得出,原来是你啊。]

 

 

Yes!陆小凤在电脑前大喊了一声。

 

陆小凤心想,花满楼他肯定凭着头像认出来了我就是陆小凤,这样,我就不用亲口说出我的ID是我不是鸡了。我真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于是他开始谈正事:

 

00:48:2我不是鸡

[花公子,有关电视剧抄袭《自在说》的事情,我刚才已经整理好了部分抄袭的证据,发给你你看一下。]

 

花满楼接收文件之后吓了一跳。

这人……也太自来熟了。但是他真的,整理了好多证据,这得多辛苦啊!

花满楼不禁被这位热心读者感动了,他回复到:

 

 

00:48:59 花七

[啊,这么晚真的太辛苦你了。]

 

 

收到消息的陆小凤乐开了花。

 

果然,我家花公子真的太体谅我了,他一定是对我陆小凤印象很好。看来今天来表功这一招做的不错!要再接再厉!

 

 

00:49:14 我不是鸡

[不,我不辛苦。为了你,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看到消息的花满楼心想,这……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这位读者果然又热心又可爱。

 

 

00:49:38 花七

[我其实真的没想到有人能为我做这么多的。]

 

 

陆小凤纳闷了。

 

我可是你律师啊!我做这个有什么?

难道我家花满楼是对我的专业性还有什么怀疑吗?

 

 

00:49:52 我不是鸡

[花公子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可是专业的。]

 

 

花满楼懵了。

专业?专业什么?

结合这个id,花公子觉得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当然他知道他多虑了

他仔细想了一下,终于顿悟了。

——原来对方是专业打假的。没想到现在社会居然还有干这个的。

花满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00:51:20 花七

[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看到这句道谢,陆小凤觉得这脱离了他的本意。

 

他本不是为了让花满楼感谢他的,他只是想单纯地找花公子聊天而已。

 

不行,不能让花满楼这么愧疚。

 

 

00:51:45 我不是鸡

[花公子不要客气了。反正我也不是白干活的啊。]

 

 

看到对方的回复,花满楼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

居然是要钱的吗?!

没想到他花满楼竟然……遇上碰瓷的了……

虽然不差这点钱,但是这样行事未免……

 

罢了,他要多少就给他吧,毕竟他整理了这么多,确实很辛苦,也很有用。

 

于是花满楼无奈地回复道:

 

 

00:52:38 花七

[那你说,我要怎么做?]

 

 

陆小凤太激动了!等了多少天,终于等到这一句了。

 

有一件事情,他老早就想做了,只是一直碍于事务所的破规定。

 

 

00:52:4我不是鸡

[这是我的微信号wobushiji。请问您方不方便加个微信?[开心] ]

 

 

花满楼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果然是专业碰瓷的。的确,用微信打钱是最方便的。

 

 

00:53:20 花七

[好的。请稍等。]

 

 

看到对方当场答应,陆小凤的心里简直炸开了烟花。

 

天哪!居然这么轻易要到微信了!

 

看来,花满楼对我,也不是没有意思呢。

 

 

漫长的一分钟后,陆小凤终于收到了微信提示:

——花七已添加您为好友。

 

陆小凤正待打招呼,对方已发来了消息:

 

 

00:54:46 花七

[您收到一个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陆小凤懵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小凤正待问,就看到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00:54:55 花七

[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今晚的证据整理多谢你了。]

 

 

陆小凤终于明白了。

 

花满楼是在心疼他工作到这么晚还不睡。

 

这红包肯定是今晚的辛苦费。

 

00:55:23 我不是鸡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花公子也早点休息。咱们明天联系!]

 

 

00:55:24 我不是鸡

[对方已领取了你的红包]

 

 

花满楼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不禁一怔:

 

怎么明天还要联系?

 

现在打假的都这么持之以恒的吗?

 

果然是专业的。

 

 

花满楼最终带着一脸狐疑去睡觉了。

 

而陆小凤则带着一脸春意去睡觉了。

 

 

跨服聊天,最为致命。

 

 

-

从此以后,陆小凤平时白天和花满楼见面谈官司,晚上就拉着对方私聊。

 

这般聊了几日之后,二人也日渐熟稔。

 

花满楼的心里开始觉得,这位陆小凤律师也不是像第一次见面那般轻浮油滑,他对待工作确实很认真。

 

而与此同时,这位每天自来熟的和他聊天的我不是鸡,也在花满楼的心里成功的由一个专业打假碰瓷的读者,变成了一个风趣可爱的忠实打假读者。

 

这天晚上,在二人又一次默契地聊了很久的天之后,花满楼忍不住感慨道:

 

22:24:50 花七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谈话好像两个旧友一般。]

 

22:25:1我不是鸡

[太伤心了。我以为我们早已经是朋友了。]

 

22:25:49 花七

[我们当然是朋友。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对对方的称谓不妨改一改?]

 

22:25:57 我不是鸡

[改成什么?]

 

22:26:34 花七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以后就叫你阿xx?]

 

 

手机前的陆小凤忍不住笑了。

他想,阿xx应该是花满楼起爱称的一种独特方式,而这正是证明了他在花满楼眼中是特别的。

他在等待那一声阿陆,阿凤。

当然,如果是阿哥,那就更好了。他暗搓搓地想着。

 

 

22:26:48 我不是鸡

[不介意,我当然不介意!]

 

22:27:03 花七

[不好意思,刚才系统说是字眼有问题,被和谐了,我也不懂是怎么回事。

反正你不介意就好。谢谢你,阿鸡。]

 

 

陆小凤呆呆地看着这条消息,看着最后的那个阿鸡,心如死灰。

 

所以,刚才花满楼的原话应该是: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以后就叫你阿鸡|吧?

 

过了许久,陆小凤终于欲哭无泪地回复道:

 

22:32:16 我不是鸡

[花公子,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微笑][微笑][微笑] ]

 

(TBC.)

 


阿元有话要说:

我爱沙雕对话,我爱跨服聊天,我爱文明你我他!

狂飙四千字之后剧情没有丝毫进步,倒是瞎jb扯出了一堆设定,那个脸盲的设定原谅我,因为真的很想写一下那种不在一个频道的感觉,所以希望两位太太别怪我。

最后,把打官司的难题留给了 @吉布斯自由能 。

作为大型都市爱情沙雕剧,我负责沙雕,你们负责都市爱情。么么哒。

希望小天使们继续追更那两个太太们!

爱你们!

最后献上沙雕小剧场。


小剧场:

 

阿元“请问两位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阿鸡:“玉树临风,翩翩君子。心动的感觉。”

阿花:“此人轻浮油滑,不值得信任。”

 

阿鸡:“我同意你后半句的前三个字。”

阿花:“不值得?”

 

阿鸡:“不直的。”

 



 

评论 ( 28 )
热度 ( 41 )
  1. 703许阿元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好,陆小鸡今天真的是骚过了头,花花同学难道是被声音吸引,居然朝错误的方向一路猜下去了,反正我是笑...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