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拯救tag,从我做起》

好的,下一章就是我了。为了激励自己,请大家明晚八点准时收看陆花大型现代都市爱情沙雕联文第三章:

《风流律师俏作家之——我到底是不是鸡?》


703:

——————————第二章——————————
/瞎鸡儿肝文哈哈哈哈哈联文真有趣
/追随能哥 @吉布斯自由能 的开头,希望不要追尾
/现在开始催更元太!! @许阿元 这个人居然把鸡总ID设定成这么好玩的东西哈哈哈哈哈不剧透了,夸她

“你的文字很有趣。”

那个加v的微博,网名是简单的两字:“花七”。

陆小凤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

他仿佛回到了第一次上庭审的那个时候,只不过那个时候只有紧张,现下却添了几分欣喜。

他跳下床一把把窗帘掀到一边,手里不停地给司空摘星发着消息。

“你肯定想不到谁评论了我的文!快给我打钱!!!”

司空摘星立马回了过来:“花七?他真善良。”

陆小凤看着这冒出来的六个字哽了一下,摇摇头把手机一扔,对着窗外的大好天光伸了个懒腰。

谁都知道陆大律师是个武侠迷,却不知他最喜欢的写手就是花七。

今天又是没有案子的一个周日。

虽说追文很爽,陆小凤甚至爽到给花七的每一篇文都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写了评论,但他依旧是个热爱出庭的律师。

陆小凤往后退了几步,仰身摔在床上。

简直闲得人身上发痒。

他躺着躺着就又睡了过去,眼下隐隐有些乌青。

陆小凤睡了有半个来小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小鸡——!接电话——!叽叽叽叽叽叽叽——!”

陆小凤猛地一激灵从睡梦中脱出身来,赶紧接起电话中断司空摘星的呲哇乱叫,心里不禁埋汰起某位喜欢到处作乱的黑客同志。

但他接起电话,又是另一位老友的呲哇乱叫了。

“我说朱老板,今天可是法定假日,大早上连回笼觉都不让我睡,你看看——”

陆小凤甫一进门便朝一堆设备后面的朱停嚷嚷,走进了还扒着自己的眼睛凑过去:“我黑眼圈还没消呢。”

朱停依然窝在他舒舒服服的老板椅里面敲着键盘,眼皮都没有掀一下:“你昨天临时推录歌,害我白跑一趟。反正你也不是靠脸吃饭,黑眼圈就别惦记了。”

陆小凤摸摸嘴上两撇胡子笑道:“这话说得就不厚道了,我怎么不能靠脸吃饭。”

朱停终于把头抬起来,他瞧了陆小凤一会:“也许勉强可以吧。”

陆小凤把头一甩哼了一声,却还是乖乖地站到话筒前面去了。

这首歌是陆小凤自个儿写的,写的是那位作者花七原来的一篇完结文里的人物群像。

他写的着实用心,逼着朱停给他编了曲又要自己唱。因他真的很喜欢这本《自在说》。

陆小凤的请求朱停一向不会拒绝,可他仍然觉得看陆小凤写的词,还要把陆小凤唱的歌调回音调上,简直是一件叫人发疯的事情。

但百万调音师妙手老板绝不会发疯,因为陆小凤每每求朱停假公济私帮他录歌,总是要请出去一顿饭的。

从上午录到十三四点,二人一出房门便觉得蝉鸣愈盛,陆小凤嗓子有些哑地张口:“朱停,你知道早上我做了个什么梦吗?”

朱停回身稳稳地把门锁上,边道:“白日梦?”

陆小凤白了他一眼道:“朱停啊朱停,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话。我梦见我出庭了,好像是什么抄袭的案子。”

二人往外走着,陆小凤止不住笑起来,有些得意的样子:“你说,我写的东西竟好到让人抄袭吗!”

朱停也笑了:“你还真是做梦啊。”

陆小凤想错了,东西好是有被抄袭的价值,但这并不能成为理由。更多的,为那些苍蝇所看中的,是这颗蛋不仅无力反抗,也没有什么蛋壳保护它。

但他也想对了,两年之后,他的的确确会站在法庭上,为一起抄袭案的原告做辩护律师。

一晃两年,陆小凤依旧忙了两年,也依旧会在闲暇时熬着眼睛追花七的文。

又是一个夏天,陆小凤把衬衫领子扯开,瘫在靠背椅上晃悠。

同事忽然敲门进来:“陆小凤,你的快递——”

他放下一包裹得严严实实地东西,眉头又皱起来:“快把扣子扣好,这是工作时间。”

陆小凤从善如流,因为他知道如果不照做的话,等待他的就会是一场循循善诱的长篇大论。

“唐眉山,”陆小凤看着职业病严重的好搭档快走出门去,还是忍不住呛他一句,“你可能是唐僧再世,大话西游的唐僧。”

唐眉山是个眉毛长的很好看的娃娃脸,他此时好脾气地笑眯眯地单手立掌微微一拜,“阿弥陀佛,你这泼鸡。”

陆小凤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难不成司空摘星黑他手机定的闹铃在事务所响过?!

陆小凤摇摇头,眼神落到那个包裹上,手掌开始微微的发热。

这是花七的新书。

“咳。”陆小凤装模作样走过去把办公室门关上,加快了脚步回来,小心翼翼地把包裹拆开。

一个聪明人若是一直做一件事,那他一定可以做好的,而且会越来越好。

譬如花七。这两年,花七的粉丝渐渐多了起来,而他笔下的江湖气却从未变过。

陆小凤追着他的文从一篇到另一篇,认认真真写着幼幼稚稚的评论和文笔很烂的同人。这个ID叫“我不是鸡”的家伙在花七眼里是万分眼熟。

“是个可爱的孩子。”

这是花七对“我不是鸡”的印象。

但他马上就会对陆小凤有新的印象了。

因两年前陆小凤做的那个梦,原告正是花七。

现在他把烂熟于心的文字翻了一遍,就点开早就黑屏了的电脑去看微博。

事务所用的是陆律师的账号,他只能一个字一个字搜索——“花,七,回车。”

那人今天上午刚发了一条长博。

陆小凤一看心就紧了。

花七在长博里放出了粉丝做的调色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这两个月花七为了新书愈发忙碌,正在写的小说也停更了。就在这段时间,一部新剧上映,名为《清秋水殿按凉州》,讲的是帝王出巡凉州遇到的故事。

第一集第二集播出的时候就有粉丝觉得不对,这播了快二十天,花七的微博和电视剧官博下面快炸开了锅。

这部剧的剧情完完全全照搬了花七的一部旧作《自在说》的剧情,可把江湖的那一套搬进宫廷,剧本写的不伦不类,电视剧里的阿宝色也是极辣眼睛。

花七今天终于发博,声明没有收到任何改编的要求,并将择日起诉。

陆小凤一看到起诉眼睛便亮了,抄袭毕竟属于民事诉讼,他也不管现在还登着“陆律师”的账号,手指一动就私聊了过去。

花七回的不快,但陆小凤守在电脑前总算看见了:“行骗不是好事,还是踏实做事吧。”

陆小凤此时无限后悔刚刚一个激动说了“免费”二字,他风风火火地冲出去抢了秘书的笔,在预约表上亲手填了号码和名字,拿事务所官博私聊过去:“我们是正规的律师事务所,微博已认证,百度也登记过了,电话8xxxxx7,您可以直接打电话找陆小凤陆律师。”

电脑这端的花七有些狐疑,然而他实在不愿意动用花家的人,周围的朋友也没有司法界的,查了查这个事务所,半信半疑地打了过去:“您好,我是花满……”

“啊花先生……已为您转接陆小凤陆律师。”那端却好像十分了然,花满楼隐隐有了挂电话的想法,又觉得实在不礼貌,却听那边一个沙沙的男声道:“我是陆小凤,四条……不是,呃,您好。”

陆小凤听起来冷静,掌心已经带了汗了。他左手有些费力地急急把这个电话存进手机里,一个不留神差点把“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一并痞里痞气地说出去,好歹是刹住了。

花满楼愣了一下,回道:“您好,我是花满楼。”

花满楼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对面的声音听起来舒服可爱,讲起诉讼也专业沉稳,于是约了个时间地点便礼貌地挂了电话。

陆小凤擦擦电话上印到的汗渍,终于松下气来,拿起杯子往嘴边送。

唐眉山靠在门外已久,电话听了个大半,此刻开门探出头来,一脸新奇:“陆大律师,你暗恋当事人啦?”

陆小凤被吓得一懵,一口水就呛在喉咙里咳得耳朵通红。

唐眉山笑嘻嘻地转身走了,“有案子接居然不带我,呛死你。”

陆小凤无奈的看着唐眉山把办公室门打开,耸耸肩切了账号,看着“我不是鸡”前头那个帅气风骚的头像躺回靠背上,四条眉毛舒展开来。

花满楼。

他在心里细细品咂这个名字。

不知道你见到我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周三见。

评论 ( 5 )
热度 ( 38 )
  1. 许阿元703 转载了此文字
    好的,下一章就是我了。为了激励自己,请大家明晚八点准时收看陆花大型现代都市爱情沙雕联文第三章: 《风...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