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朋友妻不可欺(十一)

前文摘要:因着客栈只剩了两间房,于是陆花共处一室小心试探各种偷亲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然后终于醒来,到了要去破案的时候了。

前文链接: 一二三   四五       七八     

          

                                       (十一)

 

二人起身收拾停当,谁都没有提刚才发生的事。

仿佛清晨的那些情不自禁都从未发生过。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下到楼下,发现顾清河已经坐在桌前等着他们了。面色十分凝重。

见二人下楼了,她也顾不上那些虚礼,直言道:

“今早我去那日约好和师兄们见面的地方,他们人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封书信予我。是三师兄和四师兄留下的。说是大师兄突然中毒,重伤。下毒的人,是柳秦云师兄。原来二师兄,竟是萧家后人。”

陆花二人闻言大惊。陆小凤连忙从清河手里拿过信笺,边看边说了起来。

“这信中写道,柳吟松所中之毒乃是风疾——是潇湘堡的独门毒药,随着萧家的没落早已失传已久,只有萧家才有解药。此毒发作很快,吟松本无生还希望,幸而柳色青发现及时,拼着一身内力将他的大师兄救下。现下三人已往巴山派去了,看看顾道人有无办法。若是没有解药,恐怕此番凶多吉少。”

花满楼皱眉道:“柳大侠究竟为何如此突然中毒?”

陆小凤摇摇头道:“信中提到,吟松无意间说起要寻的萧家后人的胸口有一颗红痣,说罢后柳秦云当时便面色有异,众人也未曾在意。谁知当晚便发现吟松重伤中毒,而柳秦云已不知所踪了。”

顾清河低声道:“的确如此。伯父也同我说过红痣一事。若此事真是二师兄所为,想必是误会了伯父对萧家的一番心意。其实秦云师兄的才能在巴山派众多弟子中也是与吟松师兄不分上下的。没想到竟会是……”

 

陆小凤低下头想了想,道:“且不忙下定论。此事,花兄你怎么看?”

花满楼道:“整件事情处处都透露着古怪。就下毒此事来说,他先是给小顾道人下毒,接下来是柳吟松。可是柳秦云为何要独独毒害柳吟松却放过了另外两位师弟?他又是从何处得到风疾的呢?”

顾清河猜测道:“也许是身份突然被吟松师兄识破。而且他本就是萧家后人,得到风疾也不奇怪吧?”

 

陆小凤道:“下毒之事可以先放一放。整件事情其实从一开始就有诸多疑点。顾姑娘,你还记不记得那夜在花家来夜袭你的那个黑衣人?他武功之高,柳秦云是不能望其项背的。可若是等闲高手,又如何会与巴山派此事有关?”

顾清河想了想,道:“如此说来,我曾听伯父说过,巴山派曾有一位被逐出师门的师叔,不知是否会是那人。”

陆小凤又道:“无论是不是那个师叔,其实那一天开始我就有两个疑惑。第一,这么大的毓秀山庄,不可能不设防。那么,他是如何能准确地绕过机关并且找到客房位置呢?第二,那晚我使出灵犀一指的时候,他吃惊地喊出‘你是陆小凤!’这样的话,证明他只凭长相是认不出来我的。可是灵犀一指花满楼也会,深夜的花家,会使出灵犀一指的,于情于理也应该猜是花满楼才对。而他又是怎么通过看长相确信,我不是花满楼呢?”

顾清河道:“陆大侠,你是说,此人,或许与花家有关?”

陆小凤皱眉道:“可是我真的想不到,除了花兄之外,哪有第二人既与花家有关,又与巴山派有关呢?”

 

花满楼此时终于开口了。

他慢慢道:“顾姑娘,花某失礼地请问一句,你与四哥,有多久未联系了?”

 

还沉浸在案情中的陆小凤听到这话不禁懵了。

这跟花家四哥有什么关系?

 

顾清河答道:“这样想来,距离上次传讯确定婚期后,已有月余未曾联系了。”

 

陆小凤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这……这怎么回事,顾姑娘,你和四哥?可你不是……花兄……”

顾清河看他这副样子,怎会还不明白他误会了什么。

看来自己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她正色道:“无论是否与他有关。我现在需回巴山派一趟。伯父和大师兄都身负重伤,二师兄也不知去向,我需得回去协助萧山师兄主事才好。地图的事情就烦请二位公子了。若遇到危险,还望不要太过勉强。待事情解决,巴山派定不忘两位的大恩。”

 

这样说着,三人便一同走到了客栈门口。

花满楼道:“顾姑娘不必如此客气。你先回巴山照顾师门要紧。剩下的事,便交给我和陆兄吧。待此间事了,便在巴山派相聚。”

“如此甚好。那么清河先走一步,还请花公子与陆大侠多保重。” 说罢,顾清河便拿起信笺上马走了。

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陆小凤,和笑意连连的花满楼。


良久,陆小凤才慢慢道:“花兄…… 那花顾两家的婚约,是顾姑娘与四哥的?”

花满楼闻言忍不住笑了,道:“不然呢?”

看着花满楼的笑,陆小凤的心中仿佛也开了一朵花。

陆小凤立刻脱口而出:“幸好幸好。”

说完他便立时后悔了。

 

阳光正好的清晨,街道上并没有几个人。

客栈门前,一位公子身子慢慢前倾,附在另一人的耳边轻轻笑道:“陆小凤,你说的,是幸好什么?”

 

看着花满楼慢慢靠近自己,陆小凤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充满紧张,却又充满期待。

 

幸好什么?

幸好成亲的不是你,让我对你的非分之想可以继续疯狂滋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分毫。连自己都不可以。

可是这种话一时间陆小凤是说不出口的。

因着他并不知道花满楼是不是也不想与他只做朋友。

他还在思考一个合理的办法去试探一下。

 

但他下一刻就无法思考了。

因为没有得到回答的花满楼,并没有向后退开。而是就着这个靠近,伸手搭上了陆小凤的腰。

陆小凤觉得自己要无法呼吸了。他没有想到花满楼在这件事情上是如此的……开放。这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大门口。

但是不得不说,此刻他真的很想将那个突然作怪的人一把拉进怀里,让他好好知道自己到底在幸好什么。

 

正当陆小凤想将自己的混蛋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那只刚搭上腰间的手就离开了,顺带从自己腰上扯下了什么东西。

——是那个香囊。装着地图的香囊。

花公子拿着香囊,正色道:“陆兄,受人之托不可马虎。咱们这便出发吧。”

看着花满楼故作正色的样子,陆小凤憋屈极了。

他一定是故意的。

陆小凤自诩是聪明人,但却对自己的心上人束手无策。


可是聪明人总会在一些适当的场合回忆起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话。

比如——“是的,陆小凤。我在吃醋。”

如果当时陆小凤以为花满楼是为了顾清河而吃醋,那么现在……他们既然没有婚约,花满楼这样的端方君子定然是不会对自己的未来四嫂有什么非分之想,那么,吃醋的对象,就只能是……

 

陆小凤不由得笑出了声。

毕竟天下所有的好事都及不上情投意合。及不上那人的喜爱。

这简直是太令人愉悦的一件事。

愉悦到这一瞬间他不想计较他家花七童撩完就跑的事实了。

但他总会讨回来的。

马上就会。

(TBC.)


阿元有话要说:

想不到吧,突如其来的下午的更新。四嫂的马甲终于掉了!

下一章小鸡必须要讨回来,必须在地道里酱酱酿酿,我官方剧透了。

我争取今晚双更。

还有剧情的推进,我真的尽力了,再次确定我只是个写甜车的。

希望大家满意今天的小糖。

么么哒。



评论 ( 13 )
热度 ( 57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