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朋友妻不可欺(十)

前文摘要:三人在湖边阴差阳错地发现了地图的秘密。随后准备去客栈休息一夜再做打算。但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客栈只剩了两间房。

前文链接: 一二三   四五       七八   

                                           (十)

苍天有眼。只剩两间房了。

毫不意外的,顾清河一间,陆小凤和花满楼一间。

三人用罢晚膳,便各自上楼回房休息了。

 

其实陆小凤并非从未与花满楼同塌而眠过,只是今日方知自己心意,又为形势所迫必须共处一室,这使得陆小凤确实有些慌乱。

但也只是一时而已。

因为花满楼仍是一副磊磊落落的样子,入房后径直去沐浴了,丝毫没有别扭之感。

所以陆小凤只得敛起了那些心思,只当是和往日一样面对挚友罢了。

 

待二人轮流沐浴完毕正待上榻,店小二却端了东西进来,道:“二位客官,隔壁那位跟您们一起的姑娘吩咐厨房熬了姜汤端来。二位慢用。”

陆小凤道:“如此甚好。花兄,今日你我都落了水,快来喝点姜汤暖暖身子。”

花满楼笑道:“也好。女儿家果然是细心些。那便趁热喝了吧。”

 

二人对坐在桌前,抬手饮完了姜汤。

怎奈这时,陆小凤抬眼发现花满楼的嘴角有一点喝了汤后的水渍。

他便直白道:“花兄,嘴角。”

花满楼闻言抬头,微微蹙眉,表情一时有些不解。

 

人们常说,江湖中最快的有两样。

西门吹雪的剑,陆小凤的手。

且不论前一样如何,但后一样,不得不说是名不虚传的。

 

因为在这一瞬间,陆小凤的手完全快过了他的脑子。他见花满楼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当场便伸手去擦拭了那所谓的一点水渍。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意识回笼的前一刻,他的手指已经擦过了心上人的嘴角。

连带着那一抹唇。

 

陆小凤突然意识到这举止有些太亲密了。

因为他的手指有些微微发烫,脸也一样。心也一样。

但他只能若无其事开玩笑道:“有一点汤渍沾到嘴角了。这可与你花公子的翩翩形象不符呀。”

花满楼笑道:“那还要多谢陆兄替我维护形象了。”

 

如此,二人洗漱完毕后,笑笑闹闹便上了榻躺作一处,陆小凤睡在外侧吹熄了灯。

漆黑的房间一片静谧。只有二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然而陆小凤却只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此时此刻,他再一次清楚地感受到,花满楼就在这里。

就睡在他的身旁。

就在他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他不禁抬起了手,又慢慢放下。

想动,却又不敢动。

即使心已经动的不得了,手却无法向那一侧移动一分一毫。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片漆黑中,没有人能看见,陆小凤悄悄抬起了手,却放到自己嘴边。

末了,慢慢地,亲吻了自己的那根手指。

那刚刚滑过心上人唇角的手指。

 

他极克制,也极动情。

  

 

然而此刻的花公子也并非全然如同他表现得一般坦然。

这并非他与陆小凤第一次同塌而眠。

但却是那件事后的第一次。

 

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一天,喝的酩酊大醉的陆小凤再一次赖在小楼不肯走,花满楼无奈只能和他睡在一处照顾这个醉汉。

谁知刚睡下没多久,那个人竟然翻了个身,伸手将身旁熟睡的公子抱了个满怀。

花满楼当时便惊醒了。他试图推开陆小凤,可谁知这个喝醉的人却力气极大,将自己牢牢的禁锢在怀里不能动弹。

他们挨得极近。近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沉重的呼吸打在他的头顶;近到他只要稍一抬头就会碰到陆小凤的脸。

这样的亲密是花满楼从未想到过的。

 

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微微发烫。

他竟会觉得羞臊。

这本身已经大事不妙了。

更为严重的是,花满楼觉得自己这一刻并不想叫醒这个罪魁祸首。

因为他这一刻好像并不想真的离开这个怀抱。

不知是贪恋这个温度,还是贪恋这个人。

 

这一夜,花满楼终于意识到了一件无与伦比的大事。

这一夜,酩酊大醉的陆小凤却将它忘了个一干二净。

 

所以当他们今夜再次睡在一起的时候,花满楼的心神也是有些飘忽的。

因为他总会忍不住的想起,那天那夜那个人的那个怀抱。

 

就这样,各怀心事的两个人终于慢慢入睡了。

心事为何?

左不过无法宣泄于口的那个情字而已。

 


翌日清晨。

花满楼刚迷迷糊糊地醒来,便感到好像有一条胳膊环在自己身上。

待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花满楼的身子忍不住僵硬了一下。

——竟是半夜又一次不自觉得被陆小凤搂到了怀里。

 

他半是无奈半是赧然地轻轻将那只手拿开,却意外地碰到了一缕发梢。

不知怎的,这令花满楼突然想到昨天的事。

其实陆小凤两次为他渡气的时候,他并不是没有感觉的。

那个时候,他虽然看不见陆小凤的脸,但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陆小凤的发梢是如何拂过自己的脸庞,二人是如何呼吸交融,双唇相接。

想到这里,公子的面庞有些忍不住发热。

他侧过身对着陆小凤,手中的那缕发丝却久久舍不得放开。

鬼使神差的,他轻轻地执起手中的发,低下头慢慢吻了上去。

温柔又珍惜。

 

就在此时,身旁熟睡的那人轻哼一声,身子也开始有些微微轻颤,似乎将要醒来。

花满楼生怕他发现了自己刚才荒谬的举动。立刻闭上眼睛躺平,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而自以为自己醒得很早的陆小凤,一睁眼就看到了他的心上人正在身边熟睡。

看着清晨的阳光洒在公子的脸庞,陆小凤忍不住勾起了唇。

他想到了昨晚的迷迷糊糊的那个梦。

梦里的花满楼如同昨日一般湿了衣衫,坐在岸边对着他笑。

梦中的自己也如同昨日一般俯身贴上那两片唇瓣。

可是却不是渡气。而是别的。

 

想到这里,陆小凤的心不禁有些发烫。

他多么想告诉花满楼他的心意。可是他不能。因为花满楼已有了婚约。

他蓦然想到,待到花满楼成了亲,他可还再会有机会与那人共睡一榻吗?

这也许怕是最后一次能有与花满楼如此亲近的机会了。

只要低下头,那人的眉眼,便皆能入尽。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陆小凤忍不住靠近,在公子的额上悄悄落下了动情的一吻。

 

“熟睡”中的花满楼突然感到陆小凤在慢慢靠近,继而有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额。

这一瞬间,花满楼近乎是惊骇的。

他未曾想到,陆小凤,竟然对他存了同样的心思!

花满楼一向是一个很懂生活的人。他的心性让他总是能从各种各样的事情中领略到别人无法感受到的幸福与快乐。

可是从来没有一种幸福感是这样浓郁的。

那种,发现自己与心悦的人是两情相悦的幸福。

就像是口中充满甜,心中抹了蜜。只有体味过的人才懂。

 

这一瞬间,花满楼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偷吻他的那个人,他心与君同。

他慢慢睁开眼睛,叫了一声那人的名字:“陆小凤……”

 

可意料之中地回应并没有出现。

他只听到了一个迷迷糊糊地声音慢慢道:“花兄……你怎得这般早就醒了?我还没睡醒呢……”

像是某人才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嘟哝与微嗔。

 

花满楼差一点忍不住笑出声。

这陆小凤,竟然偷亲完就装睡了。真真不是个君子。

而花公子却忘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偷亲完后装睡。

 

所谓近乡情更怯,本就是无可厚非的。

    

 一片阳光灿烂中,花满楼只笑道:“陆兄,咱们该起身了。”

 

罢了,既是如此,那有些话,就等着之后再说吧。

 

相爱的人,总归不会叫彼此等太久就是了。

 

(TBC.)


阿元有话要说:

这章本来想往下推进剧情的,结果没想到发完糖就已经写了这么多了……

所以只能下章再走剧情了。

我一直很想写一个这种你不知道我装睡知道了你偷偷亲我的桥段。今天终于安排上了。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今天的陆花小甜饼!比心!


评论 ( 25 )
热度 ( 49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