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朋友妻不可欺(九)

#对不起大家好久没更新了希望大家没有忘记西湖畔的朋友妻🤠#

前文摘要:顾清河,是巴山小顾道长的亲侄女,因小顾道人中毒闭关,遂前往江南投奔花家。陆小凤听闻花满楼与巴山剑派顾清河有婚约在身,吃醋赌气夜撩顾清河,被花满楼抓了现行。陆花二人相互吃醋却相互误会,但仍然需要相携帮顾清河查案。案情与多年前的潇湘堡有关,线索在西湖,于是众人前往西湖却意外落水。陆小凤一时情急渡气救了花满楼,也认清了心意。

一二三章请戳这里 四五章请戳这里 第六章请戳这里 七八章请戳这里



                                          (九)

  ——陆小凤,是你的话,无妨。

这句话仿佛在陆小凤心中炸开了烟花。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很害怕误解了花满楼的话。虽然他真的很想误解。

他刚才亲吻了花满楼,亲吻了他的挚友。两次。

这在陆小凤私心中就是亲吻,可他知道,在花满楼的眼中,这只是情急之下的渡气而已。

花满楼惯是会如此的。他总是处处替别人考虑。所以才会轻易地说出无妨的话吧。

仅此,而已吧?

况且,花满楼已有婚约在身,顾姑娘此刻也正在旁边站着。陆小凤从心里告诉自己,若非如此的话,你还在期待什么呢?

 

所以,他只能将花满楼扶起来,哑声问他:“花兄,你无事吧?感觉好些了吗?”

花满楼摇了摇头,道:“我无事。你不必担心。”

    

冬日的湖水分外寒冷,更显得花满楼面色苍白。这让陆小凤更加无暇顾及刚才的尴尬,只想赶紧带他离开这里。

顾清河在一旁道:“花公子,陆大侠。此时日头正好,大家身上衣衫皆湿透了,不如趁势将外衫除下晒一晒的好,省得着凉。”

陆花二人点头称好。

待顾清河独自走向了另一边的树后,花满楼便毫无顾忌,抬手除下了外衫。

看着花满楼只穿着纯白的湿透的内衫,陆小凤突然感到有些口干。

 

他边解着自己的外衫,边低下头想移开自己的视线。

忽然,他看到地下,有一抹紫红色。

是个香囊。是那一晚陆小凤在花家看到的,顾清河赠给花满楼的香囊。

 

陆小凤的心中顿时觉得五味杂陈。

每当他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念头时,现实总会把他拉回来。

他只得弯腰捡起这个香囊,不快道:“花兄,这是你佳人相赠的香囊,怎得掉在地上了。”

 

花满楼当然听出了陆小凤话中的不快。

但他不知道,陆小凤究竟是不快顾清河将香囊赠给了他而不是陆小凤;还是不快自己收下了别人的……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总之无论是哪一种不快,都不是陆小凤想的那个样子。

花满楼道:“陆兄,慎言。这只是顾姑娘托我替她保管的东西罢了。”

 

原来,不是定情之物吗?

陆小凤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不由得低下头来不自觉地把玩着手中的香囊。

突然,他感觉到了不对。这湿透的香囊内另有玄机,不知这内里装有什么,竟有丝线在慢慢脱落。

 

陆小凤忙向花满楼告知此事。既是保管的东西,定要确保无虞,此时若有损坏,则有些不妙了。

二人立刻将香囊打开想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补救,这才发现,里面放着的,竟是一绢丝绸画。

画中画着的,正是那一幅《湖心亭看雪》图。

这一幅丝绸画当真是巧夺天工,即使画布很小,画上的刺绣却有板有眼毫不含糊。但是有些丝线却有些掉落了。

花满楼看不见,只能慢慢摸索着这幅画。然而他们发现,随着摸索,这画上有的线会掉落,而有的线却并不会。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开始对画进行清理。

果然,将会掉落的线全部清理掉后,整幅画已经截然不同了。

赫然是一副地图。

 

陆小凤道:“花兄,看来,这才是萧家真正留下的财宝的线索。”

花满楼点点头道:“的确。早前也有听说过,杭州有一种丝,遇水即断。没想到这萧凌风前辈竟有如此巧的心思,将地图织在绸缎上,再用这种丝线将整幅图改为风景图。这样一来,只要不将其全部湿透,是不会有人发现此等玄机的。”

陆小凤道:“是啊。或许,这画的主题——湖心亭,便就是提示了。只是若非此回误打误撞落了水,倒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层去。花兄,你看我们是不是赶紧告诉……” 

陆小凤猛地一转头想去跟花满楼说话,唇瓣却无意间略过了花满楼的发梢。他这才发现,二人一人一手执着画布的一边,只穿着中衣,身子却靠的极尽。

明明没有挨到,陆小凤却仿佛感到了自己肩头灼热的温度。

 

一时之间,陆小凤不想动了。

他的唇还停留在花满楼的发上。

他想等花满楼发现之后再退开。

 

可是花满楼却也没有动。

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现,没有发现他们过近的距离。只是若无其事地跟陆小凤讨论着这幅画和巴山派的案情。

 

他们就保持着这个距离一动不动。

未曾贴近半分,但也未远离半分。

 

直到衣衫都已晒干,陆小凤终于没有理由再坐着了。

他站起身来去穿衣服,内心仍然为刚才的亲近心动不已。他不禁感叹着自己的好运气,可以有这样的机会贴近他喜欢的人。

沉浸在甜蜜中的陆小凤并没有发现,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他的挚友悄悄地红了耳根……

 

待二人穿好了衣服,顾清河也穿戴整齐与他们汇合。

陆小凤忙将地图的事情告诉了她。

顾清河道:“我将真正的线索交给花公子,原也是怕放我身上会不安全。没想到竟误打误撞得到了真的地图。清河在此先谢过二位了。”

花满楼道:“顾姑娘不必多礼。既然已经有了地图,我们明日便去探查一番。”

陆小凤点头道:“正是如此。我们现在先找个客栈落脚。大家今日都落了水,受了风寒就不好了。尤其是花兄,要好好休息才好。”

 

明明有个姑娘在,于情于理也应该是嘱咐姑娘好好休息。可是陆小凤一开口就是花兄长花兄短。他说者无心,倒叫花满楼有些不好意思了。

顾清河也不恼,只笑道:“陆大侠对花公子可当真是关心的紧。”

 

就这样,三人终于行至客栈。

苍天有眼。只有两间房了。


阿元有话要说:

最后一句话突然福至心灵,请大家自行带入:

(谢天谢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猜怎么着)

   ——只有两间房了。

然后这篇长文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可能还需要四章左右。大纲都写好了的。破案会简短一点,主要是要赶快挑明感情然后开个车什么的……

最后,我会努力快点更的!请大家不要放弃朋友妻!

谢谢小天使们。么么哒!


评论 ( 24 )
热度 ( 47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