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声声慢 | 晚来风急

概要:将声声慢这首词扩出一个唯美的陆花的故事。我保证HE。

 

(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当陆小凤终于再次解决完一个大麻烦回到中原的时候,大街小巷都在谈论同一件事:

    江南花家的七公子,花满楼,在应下了战约,大败了五毒教教主之后,失踪了。

 

    陆小凤寻遍了所有地方。

    百花楼,桃花堡,万梅山庄,甚至是皇宫大内;没有人知道花满楼的下落。

    所有人都找不到花满楼。

    如果说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找到花满楼,那这个人一定是陆小凤。

 

    万生谷。

    天下第一神医,苗万生的医谷。

 

    陆小凤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推开那扇门时,花满楼正面对着窗,独自坐在桌前喝茶。

 

    “陆小凤,你来了。”

    “为何要应战?” 

    为何,不等我回来?

    “你知道的,五毒教教主蓝玄多年之前曾是花家内门弟子,却因心术不正,滥杀无辜而被逐出花家。他多年来钻研暗器毒术,创立了五毒教,实为江湖祸患。他自以为有所成,心中对当年之事仍然耿耿于怀,所以向我递下战书。若赢,则要花家并入他五毒教派;若输,则解散五毒教,再不涉江湖。如此,我怎会不应?”

 

    “既如此,为何要躲来医谷?”

    “我虽胜了他,但亦身中剧毒。若是没能挺过这一遭,只要我身死的消息未传出去,对方便没有理由反悔。所以不能让人找到我。但是陆兄,你还是来了。”

    “百花楼的花是什么品种我记得清清楚楚,今次却独独多了一盆幼苗。花满楼,你知道的,我总会找来的。”

    “我还知道,你一定是带着酒来的。”

    “一点儿也没错。”

    “陆小凤,你也知道的,我中的是晚来风急。” 

 

    五毒教的晚来风急,无色无味,无药可解。

    中毒者会在三个月内日渐消瘦,最后体弱而死。连苗神医也束手无策。

    这种奇毒,普天之下只有一种解法。

    一种看似简单至极,实则凶险无比的解法。

    ——十日之内,以酒做药引。

    饮下酒之后,身上的毒可能会变成世上任何一种药。

    可能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也可能是予人延年益寿的良药。

    十日,三个月,亦或一生。一切皆看命数。

 

    “花兄,你还好吗?”

    陆小凤放下酒缸,三步并作两步,行至花满楼的身侧。

    陆小凤看着此时的花满楼,他的眼眶几近发红。

    花满楼很不好。非常不好。

    陆小凤从未想过,冷清这个词,会用来形容那永远充满乐观的如玉公子。

    可现实的确是这样。

    花满楼瘦了很多。他眼窝深陷,面色发白,似乎病弱的不堪一击。

 

    “几日了?”

    “今日是第九日。”

    才九日,便已憔悴致斯。

    若是真有三月,到时又该是何等模样?

 

    良久,陆小凤才慢慢开口道:“花满楼,你想怎么选?”

    他问出这话时,心痛得厉害。

    他知道这有多残忍。

 

    但花满楼只饮了口茶,抬头对着陆小凤慢慢道:“你未来之前,我兴许还想等你三月。现下你既已来了,我便没得选。也不必选。”

 

    看着一脸憔悴却仍然淡然的花满楼,陆小凤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

    他很难描述此刻的心情。

    凄惨,悲戚。

    但他总归知道,无论如何,他也要陪在朋友身边。

    陪在花满楼身边。

 

(二).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花满楼忽然之间面色一变,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陆小凤几乎是一瞬间便察觉到了花满楼的不对。

    一探额头,果然已经滚烫不已。汗珠也已经慢慢出现在花满楼的额上。

 

    “这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神色焦急地问道。

    “无碍。毒发而已。毒发之时会忽冷忽热,这会儿便是浑身发热的时候。每日总有这么几遭的。陆兄不必担心。”花满楼忍着不适回答道。

    “几遭?难道每日都要如此反反复复吗?”

    “的确。此毒发作并不分时辰,有时长有时短,让人很难将养,亦无法安寝。不然你道此毒是如何叫人日渐消瘦的?”

 

    说罢,花满楼已是热得难耐。忍不住将自己的衣襟向外拉了拉。

    陆小凤当然注意到了。

    他道:“花兄,危急关头,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泥。可要尽快解了热才好。”

    花满楼道:“也罢。既如此,还望陆兄莫怪无礼。”

 

    言罢,花满楼走至榻旁,抬手除下了外衫与中衣,只穿着里衣便躺下了。

    陆小凤自是跟着行至床边,坐在榻前。 

    看着花满楼满头大汗的样子,陆小凤头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他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陆小凤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块毛巾与一盆水。

    他道:“苗神医说拿这个退热的药剂冷敷一下,擦一擦,会好受一些。”

    陆小凤慢慢走到花满楼身边,将手中的帕子浸了浸湿,细细地帮自己的好友擦着脸上的汗珠。

    花满楼道:“陆兄,我自己来便好。你怎么好做这些事。”

    陆小凤看着他一副虚弱无力又强撑着的样子,怎能忍心应允?

    他只淡淡道:“花满楼,如果此刻躺在那里的人是我不是你,你会让我自己照顾自己吗?”

    果然,此话一出,花满楼便沉默了。安静地躺在榻上任人照顾。

 

    直到陆小凤伸手解开了他的里衣。

    花满楼感受到了自己的胸膛裸露在空气中。

    紧接着,他感受到了冰凉的帕子在一点一点擦拭着他的身体。

    身体的热确实得到了缓解,可心里的热却一丝一丝地冒了出来。

    他害怕陆小凤感受到他急促的心跳。

    陆小凤一定是在认真地照顾我吧,他对待朋友一向如此,我又怎可多心。

    花满楼这样想着,却又感到遗憾,遗憾自己看不到陆小凤此刻照顾他的样子,看不到陆小凤此刻的表情,是不是也一如平静。

 

    当然不是。

    陆小凤的心里慌乱极了。

    他从未这么慌乱过。

    他此刻有点庆幸花满楼看不到他发烫的脸。

    他的手指经常会不小心碰到花满楼,乍一碰到便立刻收回。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花满楼此刻滚烫的体温。

    他想,花兄对我一向风光霁月清清明明,我又怎可逾距。

    他照顾着花满楼,极温柔,极用心,也极动情。

 

    不知是否是药见了效,花满楼的热渐渐退了下去。

    陆小凤还未来得及松下一口气,便觉得花满楼的身上又穿来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乍暖,还寒吗?

 

    陆小凤急忙帮花满楼敛上衣襟,抚他坐起让他穿衣。又去忙将火盆燃起搬至榻前。

    可是这些并不会使花满楼好过一些。

    他此时已冻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骤热骤冷的交替让他几乎有些神志不清。

 

    陆小凤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很后悔没能早点回来阻止这一切。 

    他不知道在他不在的这八日里,花满楼是如何独自熬过这种折磨的。

    而更残忍的是,即便他回来了,他也不能帮花满楼解除这种折磨。

    半分也不能。

 

    陆小凤只能伸出手,抵在花满楼的背上,帮他用内力生热。

    然而对方依旧浑身冰冷,神志不清。

    踌躇间,陆小凤听见了公子喃喃的声音。

    “陆小凤,冷……”

 

    这句话仿佛点燃了陆小凤的心,让他再也忍不住,将那个被寒意侵蚀的人环入了自己怀中。

    他抱着花满楼,感受到怀中人冰冷刺骨的体温。几乎想落下泪来。

    若能替他承受就好了。即便承受十倍万倍他也愿意。

 

    然而只听得怀里的人不停地嗫嚅着什么。

    细细一听,每一声,皆是陆小凤。

 

    陆小凤不知道,也不敢知道,在他未赶来的日子里,花满楼是否也这般念着他的名字,独自承受着苦痛,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抱紧了怀里的人。

    声音充满悲痛又温柔——“七童,我在。”

 

    每听到一声他的名字,他就会答一声我在。

    对方一遍又一遍地默念陆小凤,他就一遍又一遍地回答着我在。

 

    今后再也不会了。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念我的名字,我都会一直在。

 

    “陆小凤……”

    “七童,我在。我一直在。我会陪着你的。”

 

    仿佛有一颗水珠,滴落到了花满楼的衣襟里。

    破天荒的,在一片寒冷中,花满楼感到了那一点热意。

    不多不少,刚好温暖那颗心。


     TBC.


感谢来自  @时五Karen 太太的脑洞。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我本来是想拿着个开车发个糖然后一发完的,结果脑洞越开越大根本刹不住闸,为了理清逻辑关系,只能把它变成正文连载不开车了。

(没错,我就是一个连开车都需要有剧情有逻辑的写手……)


至于为什么是声声慢…… 

声声慢,词牌名,又名“人在楼上”,“凤求凰”。

所以和陆花蛮配。


总之头一次尝试这种题材,小天使们如果喜欢的话我就更新快点,争取明后天就写完它。然后再更朋友妻。

欢迎大家评论探讨后续剧情。我保证是亲妈不虐。么么哒。



评论 ( 20 )
热度 ( 47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