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朋友妻不可欺 (七)(八)

前文摘要:陆花二人相互吃醋却相互误会 但仍然需要相携帮顾清河查案

(P.S: 今天更新的两章超长,前一章主要是剧情铺垫,怕大家觉得无聊所以又更了一章甜的。我保证有重大突破!请各位小天使耐心一点往后看。么么哒)

一二三章请戳这里 四五章请戳这里 第六章请戳这里

          

                                         (七)

    翌日清晨,毓秀山庄。

    走到饭厅时,陆小凤的心情很复杂。

    因为他看到了一对璧人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来一起用早膳。

    花满楼感受到了陆小凤复杂的心情。

    他自嘲地把这归咎于陆小凤无法回应昨晚的表明心迹。

    于是花满楼的心情也变得很复杂。

 

    只有顾清河不同。

    虽然她不知道昨晚她走后两人聊了什么,但也大致能猜出个一二。

    她看着面前面色复杂的二人,心情实在是很愉悦。

 

    一个女子,若是遇到一个翩翩如玉的公子,自是想与他琴瑟和鸣,为他洗手作羹汤;

    一个女子,若是遇到一个潇洒风流的浪子,自是想与他浪迹天涯,盼他为你浪子回头;

    然而一个女子,若是同时遇到这两个人,同时遇到这两个美其名曰为互为知己的男人,那就有很多选择了。

    选公子;选浪子;既选公子也选浪子;

    或者,选公子和浪子。

 

    毕竟天下有哪个女子,不喜欢去做个红娘呢?

    你若是这个女子,你愉不愉悦?

 

    顾清河丝毫不急在这一时。她有的是机会。

    因为这二人即将要与她一起结伴,去解决一件大麻烦。

 

    用罢早膳,三人移至侧厅。

    顾清河道:“此次巴山派有危机缠身,还需麻烦二位出手相助。” 说着,打开了随身的包裹,拿出了一幅卷轴。

    原来是一幅画。 

    陆小凤对花满楼解释道:“画中是一幅雪景,似是一片湖中有一座小亭。侧面还有题字——‘莫道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花满楼道:“听起来像是《湖心亭看雪》1?”

   “花公子好博学。没错,正是《湖心亭看雪》。此图便是此次解我巴山派之围的关键之处了。” 顾清河颔首道。

    花满楼道:“如此,便请顾姑娘详述贵派之事吧。

 

    顾清河道:“不知二位可曾听过潇湘堡之名?”

     陆小凤道:“自然。江苏虎丘潇湘堡乃是当年盛极一时的世家大派,财力雄厚,武学也是颇有造诣。可惜后来不知为何,仿佛一夜之间便没落了,此后便再未听闻过。不过江湖上传闻小顾道长与潇湘堡萧家最后一代主人颇有交情,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顾清河道:“没错。当年我伯父,也就是顾道长尚未成名之时,曾与萧家主人萧凌风比剑论武成为好友。可惜后来萧家因从文又从武,树大招风,惹了先帝的忌讳,竟是慢慢没落了。在此之后凌风伯伯也一蹶不振,最后竟是郁郁而终。而伯父感念其情,遂把萧家家传剑法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配合自身剑道造诣而创出一套更强剑法,但亦用上了「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这个名字,在江湖中成名至今。”

     花满楼道:“既是这样,那么这图,想必是这位萧凌风前辈留下的?”

     顾清河道:“正是。据伯父所说,萧凌风在临终前将《湖心亭看雪》图留给了他,说这图里面藏有潇湘堡之前转移的财产,和青风剑的下落。”

    “青风剑?” 陆小凤好奇道。

       顾清河回答道:“当年萧家财力殷实之时,曾打造了两把宝剑,一曰青风,一曰绿柳。后因萧伯伯与伯父感情甚笃,又感念伯父与其一起钻研剑道,便将绿柳剑赠予了伯父,而自己使用青风剑。这便是回风舞柳剑之名的由来。萧伯伯去世之前,便将青风剑与庞大家财一起留给萧家后人。希望有朝一日,萧家后人可以凭着祖辈的财力与青风剑的威力,重塑潇湘堡的威名。但此事毕竟事关重大,所以这些年,伯父一边寻找萧家后人,一边妥善保管这幅线索。以防落到有心人手中。”

    “直至半个月前,伯父突然被人下毒,内力尽失,幸亏多年功力深厚这才逃过一劫。下毒之人只留下一个“萧”字。我巴山派虽不是什么大派,但也不至于让外人混入下毒。下毒之人很可能是身边亲近之人。所以伯父只能信任我这个侄女,将线索给我,让我去调查此事。”

    花满楼道:“想不到竟有如此错综复杂的事情。这萧家后人,想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顾道人一代宗师,怎可能会贪昧萧家财产呢?道长现下如何?”

    顾清河道:“所幸于性命无碍,但也需要闭关修养一段时间。他怕我一人应付不来,来寻访花家也是伯父的主意。”

    陆小凤道:“是不是萧家后人所为,现下还不好说。看来,咱们必须前往这西湖中的湖心亭,一探究竟了。”

    三人收好了画,便策马上路了。

    方行至街边,便遇到了一位青年侠士打马而过,英俊潇洒,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吟松师兄!” 只听得顾清河叫了一声,这个年轻人驻足一看,“原来是小师妹!”

    原来此人便是巴山派大弟子,柳吟松。

    陆小凤朋友遍布江湖,但能让他服气的人不多。柳吟松算是其中一位。这位大弟子虽说武功不是最数一数二的,但是提及他的人品,江湖中无人不暗挑大指赞一声好。

    陆小凤走上前道:“柳兄,许久未见,可还好?”

    柳吟松道:“原来是陆兄。那这位想必就是花家七公子了。”

    花满楼道:“在下花满楼。久闻吟松公子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柳吟松忙道:“岂敢岂敢。”

    此时,远远又走来三个青年。顾清河为大家一一引荐,分别是二师兄柳秦云,三师兄柳萧山,与四师兄柳色青。

    师兄妹乍一重逢,叙了许久的旧。

    “师兄们怎会下山来到杭州?”

    柳萧山道:“师父正在闭关修行,便让我们下山游历。左右我们无事,听说你来了江南,便想着碰碰运气能否碰到你,谁成想真的遇到了。”

    说罢,几人又聊了片刻。

    顾清河道:“师兄,今日我同顾公子与花公子还想去西湖赏玩一阵,就不久聊了。过几日咱们再见!” 

    陆花二人见她话中并不提及萧家一事,便知这四位师兄也不能全部尽信。

    众人分了手,约好了三日后再见。

 

  注1: 《湖心亭看雪》为明末文人张岱的小品文。 全文如下: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八)

    三人终于到了西湖边。

    按着图中所画,很快便找到了一处湖心小亭。

    陆小凤道:“虽说不知是否如此简单,我们还是应该先前往小亭中一探究竟。”

    花满楼道:“的确。不论如何,先雇了船,前去看看。”

    说来也巧,适逢前日连下两日大雪,今日湖边并未有多少游人。只有一个船夫站在岸边招揽生意,于是三人便上船向湖心亭中驶去。

 

    一片白茫茫中,只有这一叶小舟在西湖上荡着,风光一时无限好。

    陆小凤与花满楼二人站在船尾赏景聊天,好不快活。

    陆小凤道:“花兄,看来这湖心亭看雪,着实是有一番滋味啊。”

    花满楼道:“陆兄,这湖心亭看雪的滋味好不好,我尚不敢说;但我知道你心里此刻一定有一番特别的滋味。”

    陆小凤道:“哦?是何滋味?”

    花满楼笑道:“当然是想喝酒的滋味。”

    陆小凤大笑不已,半晌道:“花兄,有句话你可听过?”

    “什么话?”

    “好枪不如好剑,好酒不如好友。

    “哦?这话是谁说的?我确未曾听过。“

    “后半句是我看到花兄之后有感而发的。”

    “那前半句呢?”

    “前半句是我为了对仗工整,自己随便说的。”

       这话说罢,两人一起放声大笑。

 

    突然船身一个晃荡,花满楼站在船尾重心一失,眼看就要落水。

    花满楼本想使流云飞袖借力使力让自己不至于站不稳,却有人比他动作更快。

    快到一把将他拉进了怀里。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

    确切的说,是陆小凤看着花满楼的瞪大的双眼。因为花满楼看不见。

    意识回拢的瞬间,陆小凤急忙松手放开了怀里的七公子。

    嘴上说着:“花兄,你没事吧?” 

    脸上却早已像火烧云一般通红。

    头一次的,陆小凤很庆幸,花满楼看不见。 

    花满楼道了一声无事。也不再说话。

    气氛一瞬间有些尴尬。

    陆小凤终于想起了船上还有另一个人,顾清河。

    可是顾清河好像在与船夫聊着什么,根本没有替陆小凤解围的意思。

    陆小凤只能没话找话道:“花满楼,你会凫水吗?”

    他问出这话时,本以为花满楼会像以前一样,告诉他略懂一二。

    没想到,花满楼淡淡道:“一窍不通。”

    陆小凤很诧异。世上竟有花满楼不会的东西。

    花满楼似是感到了他的惊讶,道:“陆小凤,你莫忘了,我是个瞎子。瞎子怎会需要识水性呢?”

 

    他们忘了。在一艘船上说着会不会凫水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因为下一刻,他们听到了顾清河拔剑的声音,和船身慢慢开裂的声音。

 

  “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顾清河剑指船夫的咽喉,手里拿着船夫还未来及洒出的迷药。

    船夫冷笑道:“自是为了我萧家后人!” 说罢,纵身向船身死命一撞。

    船夫眼看是救不回来了,而本来正在开裂的船板顿时变得四分五裂。

    陆小凤下意识大喊一声:“七童,闭气!”

    下一瞬间,三人齐齐落入了水中。

 

    冬天的湖水异常冰冷,寒意刺骨。

    陆小凤拖着花满楼奋力向岸边游去。两息过后,他便感到花满楼的身子越来越沉。低头一看,果然,花满楼的脸已经憋的惨白,嘴唇也已经变得几近青紫。

    陆小凤当即做出了今日第三次来不及思考的反应。

    他转了个身将花满楼拉近面前,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非常简单地,渡了一口气。

 

    有多简单呢?

    简单到短短一个瞬间,自己的心,便随着这口气全付渡给了那个人。

    从此以后再也要不回来。也不想要回来。

 

    此时的陆小凤已经顾不得花满楼会做何反应了,更顾不得身边顾清河惊骇的眼神了。他必须马上带花满楼上岸。

 

    顾清河确实很惊骇。

    看到陆小凤那一口气给花满楼渡下去,她差点倒吸一口凉气。

    没想到陆小凤居然是此等趁人之威的混蛋。

    她转念一想,当时的情景,花满楼已经神思不太清明了,想必不会记得此事。既是如此,不如索性再……

 

    陆小凤眼看着就要到岸边了,突然觉得怀中的花满楼似是被什么缠住了脚,无论如何都拖不动。

    三息过后,花公子终于呛了几口水,奄奄一息了。

    陆小凤心急如焚,正待过去查看,只见顾清河从后赶来,手里捏着一把水草想他晃晃,示意他解开了。

    陆小凤丝毫顾不上细想,当即将花满楼拎上了岸,放到了岸边。看着昏迷不醒的花满楼,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顾清河见状立刻道:“陆大侠,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花公子渡气啊!”

    陆小凤似是大梦初醒。

    他动手解开了公子的衣襟。

    一只手搭上了公子的胸膛,另一只手打开了公子的下颌。

    俯身上去。

    一个平平无奇的急救动作,却让陆小凤觉得暧昧无限。这本身已经很糟糕了。

    可是接下来,陆小凤还要做一件更糟糕的事。

    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方才船尾上将人拉进怀里的那个拥抱,落水前脱口而出的那声七童,水里那一个轻描淡写的吻。

    突然之间,方寸大乱。 

 

    ——心动吗?

    陆小凤俯身下去,渡了第一口气。

  “自是因为我刚远行回来,当然是要先回小楼见一见花兄你的。每次远行,哪一次不是先回来看你。”

    ——意乱吗?

    陆小凤又俯身下去,渡了第二口气。

   “我知道你心里此刻一定有一番特别的滋味,想喝酒的滋味。”

   “好枪不如好剑,好酒不如好友。

    ——喜欢吗?

    陆小凤再次俯身下去,渡了第三口气。

  “花兄这么说,莫不是,吃醋了?”

  “是的。陆小凤,我在吃醋。”

 

    是的,花满楼。我也在吃醋。

    所有的口不择言,所有的慌不择路,不过是因为,我心悦你。

    从此以后,放在心尖上的挚友,是放在心尖上的挚爱。

 

    花满楼终于悠悠醒转了。

    他虽然看不见,但凭着感觉,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陆小凤见他醒了,立刻直起身子,低声道:“花兄,对不起,我……”

    对不起,我意乱情迷任着私心吻了你。

    对不起,我不知不觉便心悦了你。

    花满楼听不到这些未尽之言,他不知道为什么陆小凤如此愧疚。

    他只淡淡地道:“陆兄,无妨”

 “什么?” 陆小凤没有料到花满楼是此反应。一时有些愣怔。


    他愣怔得太早了。

    因为接下来,他听到了天底下最温柔的公子,笑着说出了天底下最温柔的话语。

    “我说,陆小凤,是你的话,无妨。”



小剧场:

请问陆花第一次亲亲的时候在想什么?

花:他他他他为什么不把我提出水面!

陆:我我我我为什么不把他提出水面!

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给我马上结婚!现在立刻原地结婚!


阿元有话要说:

不管新梗滥梗,能亲到一起都算好梗。

所以想必大家看出来了,湖心亭看雪是我骚想的。目的就是有个湖,然后简单让他们发展一下感情。咳咳。

那个潇湘堡的事情,还有巴山派除了柳吟松和柳色青,剩下两个师兄名字,我也是为了对仗工整,自己随便起的…… 请原著党的宝宝们不要太考究。

还有就是,我写着写着,突然觉得不小心把花公子写成了一块大甜饼……如果ooc了麻烦大家勿怪。

今日爆更发了糖,希望小天使们多多评论鼓励!一起做红娘!

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 ( 20 )
热度 ( 64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