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所得非所愿,所愿求不得(HE/一发完)

#这篇梗是写策瑜的莫忘酌太太授权的。太太写的超级好,所以我想借来看看写陆花。希望大家喜欢。

 

陆小凤冒着大雪走进万梅山庄的大厅时,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接着便不自觉得朝花满楼处看去。

司空摘星悄悄碰了碰叶孤城的胳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两人一起请了?“

叶孤城无奈道:“我原是不知道陆小凤今日能赶回来的,这才叫了花满楼。谁想到……”

 

确实,陆小凤是刚刚从江州赶回来的,正好赶上了今日众友人的聚会。

他不光人到了,也带了江州最出名的桂花糕回来。一一分发给众人。

但是所有人注意的都不是手上的桂花糕,而是花满楼。

当陆小凤递给花满楼时,一切都很自然。陆小凤的手也没有抖,花满楼道谢的声音也依旧清凉。仿佛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如从前。

 

但所有人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花家七公子腰间的红色香囊微微随他的动作晃动,是那么的刺眼。

不为何,只因花满楼成婚已有半年有余。

是年的七月十五,孟河灯会。

花家的毓秀山庄张灯结彩,名动江湖的翩翩君子在那天成亲了。

几乎大半个江湖的志士都去见证了那场空前盛大的婚礼。

独独缺了陆小凤。

七月十五的那天,没有人见过陆小凤。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也没有人敢去找他来参加花满楼的婚礼。那未免太过残忍。

转眼,已有半年过去了。这也许是陆花二人第一次的见面。

而陆小凤不远千里带来的,仍是桂花糕。是花满楼最爱的桂花糕。

 

此时此刻,叶孤城非常后悔。司空摘星,老实和尚,甚至连西门吹雪都在隐隐后悔。

因为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好朋友总是不忍看好朋友尴尬痛苦的。

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气氛。

可是当事二人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般,只是默默地喝茶赏景。

众人一时无话。

此时就体现出有司空摘星的好处了。

“来来来,大家别光吃呀。咱们不妨来玩个游戏,活跃一下气氛好了。这样,大家轮流做庄,说出自己没有做过的三件事,其余的人若是有做过这件事,便弯下一根指头。谁率先弯下三根指头,便算他输。输的人要自罚一杯酒,并且如实回答大家一个问题,如何?”

众人纷纷叫好,这便开始了。


司空摘星抢先坐庄。开口道:

“第一,我没有偷不到的东西。”

大家不觉失笑。竟是还可以这么玩。

但是无法,纷纷弯下了第一根手指。

“第二,我没有追不上的人。”

这话是没错。因为司空摘星的轻功本是天下第一,自然没有追的上的人。

而其他人只得弯下第二根手指,因为他们有追不上的人——司空摘星。

“第三”,司空摘星盯着花满楼慢慢道,“我没有兄长。“

只有花满楼弯下了第三根手指。这便是输了。

 

花满楼知道这是司空摘星针对他,但是游戏而已,所以也不恼,直言道:“司空兄,愿赌服输,这便请问吧。”

司空摘星问道:“花兄,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精通文墨之人。所以我便随便请教一下,人若是所得非所愿,该何如?”

此情此景这样的题,教众人尴尬不已,拼命向司空摘星使眼色。可是司空摘星却视若无睹。

他当然知道不合适,但他也是真的想知道,半年前花满楼抛下陆小凤突然大婚娶了旁的女子后,究竟如何想。

“不如何。既已所得,便要珍惜。”花满楼仍是笑得君子,脸上仿佛若无其事。抬手饮了一杯酒。依旧那么风度翩翩。

 

众人的心里都不舒服。这不像是花满楼。这样的花满楼也未免太过绝情。

只有叶孤城连忙反应过来,带过话题,道:“花公子既已答了,那便到下一个庄家了。按照座位的顺序,便是老实和尚了。你来。”

 

老实和尚人在厅中坐,锅从天上来。没有法子,想了一想便道:

“第一,和尚没有头发。”

哄堂大笑中,所有人都弯下了第一根手指。

“第二, 和尚没有沾过荤腥。“

众人又弯下第二根手指,只有司空摘星对此事存疑,不信和尚没有沾过荤腥,但被和尚瞪了一眼后只能作罢。

“第三,” 老实和尚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大家纷纷感到一阵寒意,生怕自己是被针对的那个。“第三,和尚没有四条眉毛!”

这下便是针对陆小凤了。

陆小凤笑道:“你这个和尚,真是……想问什么便问吧!”

“如此,和尚便顺着司空的话问了。若是所愿求不得,该何如?”

这便是给陆小凤一个机会。一个剖白的机会。

 

陆小凤似是早料到有此问一般,看都没向花满楼处看一眼,直接了当地道:

“不如何。既是求不得,便不如不愿。一切自有命数。” 说罢,抬头饮了一杯酒。

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不知此时陆小凤的心中,是否也是这般平静。

大家都不信,陆小凤当真有他表现得这般绝情。

 

但不管大家信不信,二人终是走到了尽头。

之前有多深情,如今便有多绝情。

自古破镜难重圆,何况两人之间夹杂了这许多伦道纲常?

直教人唏嘘不已。

 

游戏还在继续,一开始还在井然有序的互相坑害;到后来喝的高兴了,干脆也不管什么游戏不游戏,直接痛饮起来,一时之间气氛欢快不已。

很快,酒过三巡,花满楼有些不胜酒力,便站起想离席出去走一走。

刚走了一两步,便有些站不稳。叶孤城见状连忙上去搀扶。

花满楼却拒绝了城主的好意。独自向门外走去。

行至门边,扶着门框,花满楼微微站定,回头看向了厅内;似是在留恋什么。

弯了弯唇角,终是又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屋内的人不由自主地看向陆小凤。

陆小凤道:“你们先聊,我去看看他。” 说罢,穿上红披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厅。

只余厅内的大家面面相觑。


一向寡言少语的西门吹雪居然率先开口了。

西门吹雪道:“大概是几年前了。青衣楼一案,最后在密道中,他二人皆身受重伤。我赶到时,密道已经快要塌方。我从未见过陆小凤那般坚决,定要我带着花满楼先走。我也从未见过花满楼同陆小凤置气,唯独那一次,花满楼即使只吊着一口气,也坚决不同意陆小凤留下。看他二人那般为了对方豁出性命,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互通心意已久的。可惜了。”

西门吹雪鲜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看来是真的为二人感到可惜。

叶孤城道:“的确。那次若不是我后来赶到,便凶多吉少了。自此之后他们也是和从前一样默契依旧,我还以为能…… 唉……”

老实和尚也道:“不光你们,连和尚也遇到过几次。虽说陆小凤实在不算个君子,但是对花满楼,确实没得说……如今这样……真是善哉善哉。”

司空摘星想了想,也道:“有件事情你们可能不知道。陆小鸡之前本是要去花家提亲的。他去之前特意与我说了的,他一直生怕花满楼的爹和哥哥们不同意…… 未曾想到,之后就传来花满楼大婚的消息。再见陆小凤时,他也对此避而不谈了。”

几人说到这里,不免又是一阵感慨。


所得非所愿,所愿求不得。古往今来,多少人皆是如此。

即便你名满江湖又如何?逃不过,终是逃不过。不如相忘于江湖。

 

等了许久还不见二人回来。叶孤城道:“怎的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话中意有所指。

花满楼醉着,陆小凤跟了出去。出事是什么事,大家都了然。

这般想着,司空摘星便已飞身窜了出去。

不一会儿,又火急火燎地窜了回来。

司空摘星满脸通红道:“我说什么来着!陆小鸡这个混蛋……把人花公子按在雪地里正亲着呢……”

屋内被虐的四人达成了共识。若是以后见到了花满楼的妻子,瞒着就是了。

毕竟,他们都是他二人的朋友。见证了他们一路相携相伴的朋友。

 

万梅山庄的花园内,白雪皑皑,却仍有一份寂寥与肃杀之意。

一如此时的二人。

“即使所得非所愿,也要一直珍惜吗?”

陆小凤将自己的披风给花满楼系上,然后便紧紧地抓着花满楼的手。十指相扣。

 “陆小凤,你醉了。回去吧。” 花满楼说得云淡风轻,却没有挣开那只修长的手。

“不要。我要你回答我。” 说着,陆小凤似是忍耐不住,将人推倒在了雪地上,将唇覆了上去。那般温柔,那般怜惜,那般不容拒绝。

花满楼没有拒绝。他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一片寂静中,雪地里的两个年轻人享受着只属于他们的时光,交换着甜蜜又苦涩的吻。

 

良久,一吻结束。

“你呢?”花满楼道,“所愿求不得,便不愿不求?这不像你。”

陆小凤看着身下的人,目光极尽温柔。

“我此生所愿,唯一个你。如今早已求得,我又何来所愿求不得?”

说罢,抬手去拿起花满楼腰间的香囊。只见那香囊的一角,浅浅地绣着一个“凤”字。

陆小凤道:“就这般喜欢?天天见你戴着。既是戴了我的香囊,便是我的人了。”

花满楼笑道:“这是我八抬大轿娶来的夫人一针一线给我绣的,如何会不喜欢?”

陆小凤的脸黑了。提起这件事就来气。

 

半年前,陆小凤带着许多奇珍异宝登门花家,求请花如令答应他与花满楼之事。本以为要遭受一番刁难,谁知事情出奇的顺利,花家很快同意了二人之事。

但是只有一个要求。

要陆小凤嫁进花家。

陆小凤差点没怄死。他知道,七童这六个哥哥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但是无法,为了和花满楼在一起,陆小凤还是同意了。

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没想到花家还要陆小凤像个新娘一样,自己绣嫁衣绣嫁妆。这结亲结来结去几乎要结成仇。

好在花满楼好说歹说,将这些都给免了,让陆小凤只给做一个香囊便罢了。

可怜了陆小凤生生学了许久的女工,做好了香囊。又十里红妆嫁进了花家,这才最后抱得美人归。

 

花满楼见陆小凤不高兴了,又道:“今日之事你也见到了,是大家为你鸣不平,以为是我绝情负了你。你可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大家?”

陆小凤道:“告诉他们?不成不成!要让他们知道我被你八抬大轿娶回家,还不得笑话我一辈子?!”

花满楼不禁笑了出来。这事的确是花家对不起他。 

陆小凤想了想又道:“七童,你看看,我为你都付出了那么多,你打算怎么回报我?”

“你想我怎么回报?”

陆小凤附身在花满楼耳边轻轻道:“不如今晚咱们……”


“陆小凤!你荒唐!” 

万梅山庄上空飘荡着温润公子恼羞的呵斥与浪子的放荡的笑声。


在这美好的雪景里,只余深深拥吻的二人。

所得皆所愿。所愿皆求得。


阿元有话要说:

这个原梗太太实在是写得太好了,所以我写了很久,因为很担心能不能写出这个梗的精髓来……希望大家看完以后能有反转的感觉, 我就很满意了。

(所以这就是我今日又没有更朋友妻的原因,我这个喜新厌旧的人,见到好梗就忍不住……  明天,明天一定让他们好好谈恋爱😂)

最后谢谢大家的喜欢和鼓励。么么哒!



评论 ( 15 )
热度 ( 125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