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七童受教了

   大概是一辆我突发奇想突如其来的一辆车……结果不小心越开越长……


    黄昏的百花楼里,岁月静好。

    只见一位翩翩公子站在楼台上,侍弄花草,夕阳之下,颇有一番意境。

 

    可惜,再美的景,也总会有人来打扰。

    响动惊扰了正在修剪花枝的花满楼,还未待回头,便听到有人从窗户翻了进来。

    “七童,我回来了!专门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东街的桂花糕,快来尝尝!”

    除了陆小凤还能有谁。

    花满楼走进了屋内,却并不说话。也不靠近。

    陆小凤心里不由得犯起了嘀咕。

    这是还没消气呢。

    于是脸上的笑容更谄媚了,道:“七童,你莫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以后,以后定会有节制的……绝不会再累着你,让你起不来……”

    “陆小凤!你可真是…… 是个混蛋!” 那个床字还没出口,亭亭净植的花公子便出口打断了他。

 

    陆小凤心里也很后悔。他并不是因为惹恼了花公子而后悔,而是为了花满楼已经三天不允许他睡在塌上而后悔。虽然这两件事本就是同一件事。

   想到这里,陆小凤的脸上更委屈了。“七童……你莫再恼我了好不好?我们,我们先吃饭,大不了,晚上让你讨回来便是了……”

    花满楼听到这话,道:“胡闹什么!先吃饭!”说着伸手去拿桂花糕,耳根却是悄悄的红了。

    陆小凤看到后心里暗自窃喜。终于搞定了。

    二人便开始吃饭喝茶悠哉悠哉。一盒桂花糕很快便见了底。

    只剩最后一块了。

    花满楼正待去拿,陆小凤的手却抢先一步,拿走了桂花糕。

    “七童,最后一块了,我喂你。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花满楼气笑了。“陆小凤,你啊你啊……”

    “那我便当你答应了!” 说完,伸手把桂花糕丢进了自己嘴里。

    花满楼还没来得及说陆小凤耍赖,便被某人一把拉进了怀里。

    下一瞬间,唇齿相依。

    入口即化的桂花糕辗转在两人之间,留下淡淡清香。

    花满楼坐在陆小凤的腿上,头微微的扬起,被动地承受着这个美其名曰的投喂。

    良久,双唇微微分开,二人面贴着面。

    “七童,味道如何?” 陆小凤温柔地问着,眉眼皆是温柔,连说话的气息都是温温柔柔地拂着花满楼的面庞。

    “唔……还不错……” 花满楼软软地回答道。

    “是桂花糕不错,还是我不错?” 陆小凤坏笑着问。环住腰的手不禁紧了一紧,将怀里的人拉的更近了一点。

    “嗯……都……还不错。” 花满楼说得一派正色云淡风轻,但脸还是不禁泛起了红。

    这凤凰,惯是会在嘴上讨这些便宜。这下他又该得意了。

 

    陆小凤当然很得意。

    还不错就是喜欢。喜欢就是爱。爱就是愿意和他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他知道,他的七童是这么地心悦他,因为他也一样。以君心,换我心。

 

    陆小凤虽然心中充满柔情,嘴上却说道:“七童,你又在撩拨我。这可怪不得我了。” 

    的确怪不得他。因为他此刻不光是心里得意,某处更是得意。

    花满楼还未来得及有所回应,人已经到了百花楼的榻上,陆小凤的身下。

    再一次的,陆小凤俯身吻住了身下如玉般的公子。

    这一次并非浅尝辄止,而是攻城略地。仿佛要把三天的一并吻回来。

    直吻到花满楼呼吸急促,情动万分。

 

    “七童”,陆小凤在花满楼的耳边轻语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花满楼道:“胡说!分明每日都见。”

    陆小凤看见花满楼不解的表情,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和微微嘟起的嘴,只觉得自己心都要像那桂花糕一般,被他入口即化。

    他极尽温柔道:“如果见你,没抱到你,我还是会想你;没吻到你,我还是会想你;就算我现在这样看着你,也还是会想你。相思成疾,药石无医。七童,你明白吗?” 

    花满楼觉得好笑。但是心里极感动,也极动情。他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陆小凤的脸,道:“看来,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你的相思之苦了,是吗,凤凰?”

    陆小凤心里像是炸开了烟花。他的七童,这是他的七童。他一生的挚爱。

    陆小凤又俯身吻住了花满楼。这一次不光是吻,手也向花满楼的腰间探去,解开了腰带的搭扣。

    微微抬头,看着他的公子在身下发衫凌乱的样子,陆小凤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手又不住地向下探去。

 

    突然天翻地覆。

    陆小凤被花满楼翻身压下。

    “陆小凤,你忘了你之前说的话了?”

    “什么话?是我对你相思成疾的话?还是我与桂花糕孰甜的话?” 陆小凤笑的狡黠。

    “凤凰,你又耍赖。可惜不论你今日认不认,我都不打算做个君子了。”

    说着,便抬手也解开了陆小凤的衣衫。

    帏帐落下,只有两件相同款式的长衫飞出帐外。

    帐内的二人紧紧相拥,那吻,温柔又缠绵。

    一吻毕,陆小凤道:“今日花公子不做君子做个混蛋,我陆小凤只好比混蛋更混蛋了。” 说罢,便又使了个巧劲欺身压了上去。

    “陆小凤!你又……”

    说话的人眉眼含羞却又带着嗔怪,话未尽,就又被止住了,以唇。

    “七童,这事你还不懂。我这便教你,可好?”

    也不管身下人如何抵抗想要翻身而上,陆小凤的手直接钻入衣襟,慢慢向下探去。所到之处,那凝脂之肤皆泛起了淡红,像是那星星点火,却已有燎原之势。

    那作怪的手终是握住了花公子,不紧不慢地动了起来。

    这一下,花满楼确实没有法子了。只能在那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手里起起伏伏,喘息不已。

    他的确没有法子。谁叫他爱惨了他的凤凰。就这样,把一切都交给了他。

    而陆小凤也确实没有法子了。任谁把自己的爱人压在身下,看着身下的人面带潮红的脸与略带薄汗的躯体,都会是没有法子的。

 

    陆小凤在花满楼的耳畔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是如何教你灵犀一指的?”

    如何能不记得。

    那时的陆小凤会手把手地教他。

    现在的陆小凤也在手把手地教他。

    只是一只手与花满楼十指相扣,将他按在榻上动弹不得;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却在他的身体里搅弄风云,温柔且羞人。

    叫花满楼如何答得出话。

 

    待陆小凤觉得差不多了,便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灵犀一指发力的诀窍,我是如何教你的?”

    如何教?花满楼慢慢回忆起来。

    因他眼盲看不到如何发力,陆小凤便教他将手覆在他的腰背上感受肌肉的收缩与流动。

    只是此情此景提到这个,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想起来了,那便照做吧。不然你如何能学会呢?”陆小凤引着花满楼的手,慢慢让那温润如玉的手环住自己的腰。

    下一刻便被骤然填满。

    陆小凤俯身轻吻着花满楼,嘴里却缓缓数着:“一,二,三,四…… 七童,感受到了吗,我是如何发力的?” 浓得化不开的情色与情意。

    花满楼偏过头不理会这个混蛋说的混蛋话,可是身体却不得不理会。通红的耳根与微微的喘息,无一不在昭示着公子的情动。

    二人互通心意已久,浪子对君子的身体了如指掌,自是知道哪里最能耕耘出快乐。

    不出片刻,花满楼的手已经抓不住陆小凤的腰了,两只手垂垂落下,全然跌宕在情事中起起落落。

    陆小凤却还要闹他。

    “七童的手放下了,想必是学会了?那我们再来巩固巩固?”说着,速度骤然加快,连番地顶弄让花满楼不禁溢出一声闷哼。随后便是一阵气喘。

 

    可是陆小凤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只是温柔地吻了吻他的额头,便又不由分说地进入了。

    “陆小凤!你不要……太……过分……”

    “我如何过分了?我说过要教你的,自是要教到你会了为止。”

    “我……早已会了……你快停下。”

    “若是会了,七童是不是还差了什么话没有对我说?” 

 

    幼时的小花满楼最是知礼,学完武功后,自是有一番感谢的话要讲。只是,那时候的孩童之言,教他此情此景如何说得出口? 

    花满楼只是想想,便打定主意绝对不能遂了他的意。

    可是身上的人也打定主意定要听到他讲,决计不肯放过他。让他上也不得,下也不得。

    “陆小凤,你别……”

    “都什么时候了,还叫我陆小凤?若想让我停下,七童知道该如何说的。”

 

    花满楼无法了。

    只能开口慢慢道:“陆小凤……”

    迎接他的是更卖力地顶弄。

    “凤凰……”

    陆小凤仍是不为所动,身下却更用力地朝那一处撞去,只教花满楼动弹不得。

    “哥哥……”

    陆小凤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哥哥……谢谢凤凰哥哥……七童……受教了。”

    话音刚落,花满楼便感到有一股热流注入。

    他断是没有想到陆小凤会如此的。

    一时未忍住,笑了。

 

    这真的怨不得陆小凤。因为花公子不知道他红着脸断断续续叫哥哥的样子有多诱惑。

    记忆中软软糯糯的小七童与身下人的样子慢慢重合。同样的话语,同样的那个人。让陆小凤的心里有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当下便没能把持得住。

 

    自己没把持住是一回事,但是被爱人取笑,又是另一回事了。

    “七童笑的这么开心,想必是已经学会了。那我们便教下一招吧……”

    于是当即把身下的公子翻了个身,借着方才的润滑,不管不顾地又进入了。

    “陆……小……凤!真是……混蛋……”

    “你看你,又叫错了。该罚!”

    只教人除了哥哥以外叫不出别的。

    学完一招还要巩固,巩固好了还有下一招。

    最后的最后,在那不知道是第几次白光闪过的刹那,花满楼听见了陆小凤的声音。与小时候听到的,一模一样的回答。

 

    “七童乖,今日辛苦了。哥哥明日再来教你。保证教你个更好的。”

 

    百花楼里的花儿都羞臊的垂下了叶,鸟儿也早已飞到楼外徘徊。

    它们不知道屋内的情事几时才能结束。

    但它们总归都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明日,乃至未来的很多日,它们的公子是决计不会再让这只凤凰上榻的。


阿元有话要说:

第一次开车,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风格的。因为文笔经常跟不上脑洞……

关于教灵犀一指发力的那个设定,我有点记不清是哪个太太写的文了。真的万般不好意思,我借来开了个车,还望太太不要见怪。

本来是要更朋友妻的,但是因为周末去自驾游没有带电脑,所以想着简单用手机打字开个车产个粮给大家。一开始本来只想写个哥哥梗,结果脑洞开太大根本停不下来,备忘录上整整开了十页……希望大家不要嫌我拖沓orz……

最后的最后,因为这篇是我第一次开车,而且是坐在汽车后座一边和爸妈聊天一边用手机备忘录疯狂开车开得我脸红心跳,环境非常困苦,导致我对这篇文怀有极深的感情😶,所以希望各位同好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多多红心蓝手或者评论啦!

你们的鼓励是我下一次开车的动力! 么么哒! 


评论 ( 23 )
热度 ( 126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