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朋友妻不可欺(四)(五)

前文提要:陆小凤听闻花满楼与巴山剑派顾清河有婚约在身,吃醋赌气,遂与花满楼一同前往花家一探究竟。

前文请戳这里

                                         (四)

    是夜,花家。

    陆小凤洗浴完毕,回顾今天的事,想到顾清河这个人,虽然侠女飒飒英姿,但在不知来意时总是不得不防。又不免想起花满楼的这桩婚约,心中有些怏怏,不知如何是好。左思右想,索性披衣起身,想前往花满楼的房间一叙。

    花家灯火通明,陆小凤刚行至东院,便见到小亭中有两道身影。

    自是花满楼与顾清河。

    二人在亭中说些什么,陆小凤听不太真切。却只见那顾清河将一状似香囊之物交予了花满楼,又道了几句谢便婷婷袅袅地行向客房了。而花满楼收下了香囊随身放在怀中,也回房了。

    这下,园中只留下了一个陆小凤。一个愁眉苦脸的陆小凤。连五官都皱成一团,四条眉毛几乎要并做两条。

    陆小凤迟疑了。不知为何,他现在不想去找花满楼了。

    自古环佩定情,香囊传意。这点道理,他这个浪子还是懂的。

    “人家郎情妾意,又有婚约,自然是极好的。我陆小凤又有什么好置喙的呢?可是,这顾清河忽然下山,来意不明,到底是否真的对花兄一片痴心呢?也许,又是一个上官飞燕?事关花兄,我须得小心谨慎才好。” 念及此处,他决定动用他的智慧,亲自去探探这个顾家小姐的底。

    陆小凤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个天下第一聪明人,想到的天下第一聪明主意。

    他决定去勾引这位顾小姐。看看她是否真的,对花满楼情真意切。

    若并非如此的话,那自是有所图谋。这婚约,也就做不得数了。

    这样一想,陆小凤心里好受多了。当即就往西院客房去了。

    刚行至门前,正欲敲门,门却突然从内打开了。这一下,陆小凤与顾清河正正地打了个照面。

    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饶她顾清河如何聪明,也没想到陆小凤竟会此时来到她的住处。这门开得早不如开得巧。

    “不知陆大侠深夜造访,有何贵干呢?” 顾清河问道。

    陆小凤看她表情惊诧,便知这开门之事只是巧合罢了。随即拱手道:“本来无意叨扰顾小姐。只是我白日一睹姑娘风姿,与你相谈甚欢,越发觉得小姐真是个妙人。况且,我陆小凤虽行走江湖多年,可对巴蜀之地却知之甚少。如此,在下实在难耐心中念想,这才深夜打扰,想与姑娘多叙叙话,不知,可方便啊?”

    这话说得看似风雅,但也带了三分调笑的意味。这世间的女子,若是陆小凤这样的男人有意撩拨,能够逃脱的,却是少之又少。

    但顾清河毕竟不同。她是巴山派的得意弟子,又是世家出身,虽不似大家闺秀般害羞谨慎,但想必也不会轻易答应。陆小凤的心里也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

    陆小凤没有想到的是,顾清河只是愣怔了一瞬,便低下头喃道:“那陆公子便请进来相谈吧。别的不敢说,巴蜀之地的风光,清河还是能讲解一二的。” 说罢,对陆小凤展颜一笑,便进了屋内。

    二人进了屋,围着圆桌坐下,便当真谈起了巴蜀风光。顾清河口齿伶俐,讲起奇闻异事来确实引人入胜,而陆小凤更不必说,江湖的传闻与自身经历都讲得头头是道,一时之间两人却也相谈甚欢。

    但谈笑间,陆小凤难免会对顾清河流露出那么一星半点的意思,顾清河既不接受,也不拒绝,倒叫陆小凤有些看不透了。

    陆小凤直言道:“与姑娘谈了这许久,我有一事不明,还想请问顾小姐,既然巴山之地人杰地灵,那你此次南下来到花家,是为何呢?”

    顾清河笑答:“南下自是为了游历山水。至于为何是花家…… 我顾家与花家互结秦晋之好一事,陆大侠难道不知?”

    陆小凤还待再问,却忽有迷烟自窗口进入。

    这里可是花家,怎可能就这样由歹人进入?

    变故突生,陆小凤来不及细想,急忙掩住口鼻。回头看顾清河,她脸上丝毫不见惊异,长剑也已握在手中。

    房门突然打开,一蒙面黑衣人持剑而入,见到顾清河便一剑刺来。

    快,准,狠。意在谋命。

    此人功力深厚,剑法了得,顾清河见到陆小凤没有帮忙的意思,急忙抽剑招架,那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使得纵不是登峰造极,却也行云流水,颇有顾道人的神韵,一时之间也杀得难分难解。但陆小凤能看出,虽然顾清河功夫在平辈女子中已是佼佼者,但在这刺客面前,走不过三百招。

    果然,不出片刻,顾清河便渐渐落了下风。黑衣人见对方招架不住,手下剑势越发凌厉了起来,招招狠绝。

    哐当一声,顾清河手中长剑脱手。黑衣人趁势剑尖向前一递,剑下凌冽生风。这一剑,眼看顾清河是决计躲不过的。

    忽然,只见眼前身影一闪,那泛着寒光的剑停在了顾清河的面前。让它停住的,是两根手指。陆小凤的灵犀一指。

    黑衣人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屋内这位竟是高手。无论如何使力,这剑尖竟是不能再动分毫,想撤都撤不出。

    “灵犀一指!你是陆小凤!” 话音一落,这黑衣人竟是突然扯手撒剑飞身而去,不见了踪影。

    陆小凤捏着手中的剑,哭笑不得。


                                       (五)

    屋内一片狼藉。

    顾清河虚弱道:“方才多谢陆大侠救命之恩。清河感激不尽。”

    陆小凤似笑非笑道:“顾小姐,看来这巴蜀风光,也不是白听的啊。若非我今夜恰好叨扰,姑娘准备怎么办呢?”

   “若真是如此,那清河只好自认倒霉,命丧黄泉罢了。” 顾清河嘴上这么说,但却没有露出丝毫劫后余生的惊恐。

    到此情景,陆小凤哪里还看不出,这顾女侠是早知会有人前来夜袭,又恐怕自己一人应付不来,这才将计就计让陆小凤进屋。看似畅谈风月,实则是让陆小凤替她挡灾。不,也许不论今夜陆小凤是否主动前来,这位顾小姐都是要去将他请来的。那恰好开门之时,便是她想去寻陆小凤也说不定。

    念及此处,陆小凤开口道:“果然是小顾道人的得意弟子啊。顾姑娘不但武艺超群,这智计,也真是无双。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顾清河忙道:“还望陆大侠莫要见怪,我今日也是不能确定是否真的会有人来,才出此下策。现下看来,是真的确有其事。此事关系到我巴山剑派的危急存亡,还望陆大侠出手相助啊!”

    陆小凤道:“我这个人最怕麻烦缠身。巴山剑派有小顾道人坐镇,又有顾姑娘这等英才。我陆小凤不才,可担不起这个重任。”

    顾清河道:“既是如此的话,清河也不会强人所难。只是此事我今日陆大侠也看到了,那人武艺高强。我生怕没有陆大侠相助会有风险。但是陆大侠既不愿意,那清河便与花公子两人去查也无妨。今日之事,多谢陆大侠了。” 说罢,向陆小凤福了福身。

    “什么?你与花公子?” 陆小凤皱了皱眉,“此事又与花满楼何干?”

    顾清河正色道:“花顾两家是世交,顾家有难,花家自是要鼎力相助的。这话是花公子亲口对我讲,难道还有假?陆大侠你便放心休息吧,此事虽有些凶险,但我和花公子二人结伴而行,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拉花满楼下水,已是不妥,还要只你二人结伴?那就更加不行了。

    就这样,明知上了套,但陆小凤还是答应了。

    就在此时,有脚步声渐渐靠近。陆小凤想都不想,就知道是花满楼。

    如果这么大的动静还叫不醒花满楼的话,那他就不是花满楼了。

    果然,只见花满楼提着灯匆匆走来。问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顾姑娘你没事吧?”

    顾清河答道:“有人夜袭于我,我本招架不住,但幸好陆大侠在一旁施以援手,所以无甚大碍,请花公子放心。”

    花满楼道:“无事便好。让姑娘在花府遇袭,是敝府照顾不周。还望姑娘莫怪。”

    顾清河忙道无事无事。

    于是花满楼微微转身,对着陆小凤的方向,开口道:“不知这深更半夜,陆兄怎会恰好,在顾小姐屋中?”

    花满楼说得云淡风轻,但陆小凤听到这里,却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时他突然觉得,来夜撩顾清河,实在是个蠢主意。

    是天下第一号笨蛋陆小凤,想出的天下第一蠢的蠢主意。


    气氛一瞬间有些凝滞了。饶是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变为四张嘴,他也说不清。

    陆小凤闯荡江湖到现在,很少有心虚的时候。而现在,陆小凤心虚了。而且是大大的心虚。

    明月高挂,良辰美景,佳人相会,这事对陆小凤来说本是家常便饭。可是,若是相会时被朋友所见,便有些不那么美好了。

    尤其是当,这朋友不是寻常的朋友,而是陆小凤放在心尖上的朋友;而这佳人也不是寻常的佳人,正是与这位朋友订下婚约的佳人。

    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也。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