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双玄】相思错 (HE/原著向/一发完)

 

                                 (一)


贺玄一直以为,他在意师青玄只因为他是他的仇人。

这么多年,他的眼睛一直跟着师青玄走,无奈且蓄意地陪他一起玩闹一起化女相,跟师青玄拉近关系。

他以为这一切只是报仇前的隐忍罢了。

 

后来他发现他错了。

那不是无奈,不是蓄意,而是抑制不住地被吸引。

 

他在意师青玄,只是因为他是师青玄。

 

其实在报仇之前,他是从未想过他对师青玄会有别样的想法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沉淀,曾几何时那些血海的深仇仿佛也不那么重要了。

师无渡已经为他的所作所为偿了命。

而师青玄,说到底也不过是和贺玄一样,是命运的牺牲品而已。

 

他以为师青玄已与他的生活无关了。

可是当你每天都会想起一个人,想他今天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甚至愿意抛下自己的事情不做,偷偷化个路人的形象与他擦肩而过,只为看他一眼的时候……

 

贺玄知道,自己栽了。

 

所以当贺玄又一次见到师青玄虚弱的躺在破庙中,病入膏肓无人照料的时候,他出现了一种他很少拥有的情绪。

患失。

 

曾经当他家破人亡之时,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然而现在,他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害怕失去。

害怕失去师青玄。

 

他终于明白过来,师青玄已是凡人了。

凡人,总会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

会死,会去轮回。

一碗孟婆汤下肚,将二人那些苦痛的前尘往事皆忘尽,岂不更好?

 

可这是他不能允许的。

这是师青玄。他曾是丰神俊朗的风师,曾是最乐善好施的神仙,也曾是他贺玄的……朋友。

这样的师青玄,怎么能允许他死呢?

 

你将与我的一切羁绊都忘记,要我如何还能与你一直纠缠?

如若他死去了,那贺玄在这个世上,岂非什么也不剩了?

 

仇也不剩了。

情,也不剩了。

 

 

                                  (二)

 

血雨探花的府邸。

花城似笑非笑道:“你确定,要为了他这么做?”

黑水沉舟冷冷道:“有何不可?他若死了,我还怎么报仇?”

花城又笑道:“你确定,是为了报仇?别说报仇了,就算是报恩都没见过你这种报法。”

贺玄黑着脸道:“闭嘴。这个忙你帮是不帮?”

花城道:“我当然帮。”

 

贺玄沉默了许久,才道:“你居然不开口说条件?”

花城笑道:“哥哥都站在你这边,让我帮你了,我还能有什么条件?诶不过你别说,我这里倒还真有一个条件。就是……”说到这里,花城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狡黠道:“到时候你与风师娘娘的喜酒,可别忘了请我们!”

贺玄的脸彻底黑了。斥道:“血雨探花!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说罢拔脚便走。

走到门口又回头道:“别忘了,三天之后,破庙门口见。”

 

                                  (三)

 

贺玄在师青玄的身边隐了身形,看了他三天三夜。

看着那个人躺在草席上衣衫褴褛,双眉紧蹙,高热不退。

因着他的好人缘,每天都有来来往往的大小乞丐来照顾他,为他擦脸,喂他吃药。

但毕竟都是讨饭讨来的,本已病入膏肓,药又如何能见效?

当然期间师青玄也有醒来过。

他还是那个样子,与周围的人谈笑风生插科打诨。即使是故作坚强。

 

贺玄就这样静静站在一旁看着。

直到再也看不下去为止。

他真的心疼。

这也让他坚定了那个想法。

 

第三天的夜里,贺玄随意捏了个诀,将师青玄周围的乞丐全都赶走了。

他终于现出了身形,师青玄此时还在昏迷着。

不出意外的话,也许他就挺不过今晚了。

而贺玄,恰好就是他的那个意外。

 

其实贺玄可以有千百种方法给师青玄渡法力。

但是看着满脸病容却仍不减清隽的师青玄,一时间,他的脑海里只能上演那一种。

贺玄坐在草席上,头一次,珍而重之的,把师青玄半抱在怀里。

他伸手抬起那人的下巴,俯下身吻了上去。

温柔,又决绝。

 

古来已错今尤错。


贺玄之前以为大仇得报,将师青玄的一切都夺走,是他的执念。

可是他发现他错了。他无法容忍师青玄从他的世界中消失。

所以今日,他又要以一己之力将对方从死亡线拉回来。

但他知道,救回且爱上自己的仇人,自然也是错的。

之前已错,而今犹错。

仿佛他怎么做都是错。

也许从一开始,这场相思,就是一场错。

 

可若是为了你,纵然一直错下去又何妨?

我愿用我半生法力,免你生老病死。

 

                                  (四)


师青玄半梦半醒间,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场亲吻。

是……贺玄吗?

他蓦得睁开眼睛,却发现只是一场梦。

因为梦中的那人正冷冷地站在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知怎的,师青玄这次醒来后觉得浑身都舒畅了不少。

也许是回光返照了吧。

不过,若是再临死前能再见他一面,也不错。他心想。

 

他看着身边的人,那与梦中判若两人的人,微微一笑道:“贺公子来得巧,是来看我怎么死的吗?”

贺玄的眼睛蓦得瞪大。自己在他心里竟这般不堪吗?!

他气道:“你想的美,你死不了!”

 

师青玄又笑了,还是那班灿烂晃眼的笑道:“那就多谢贺兄救了我一命。毕竟活着,总比死了好。” 

至少,还能记得你。

 

贺玄道:“你不要多想。你死了,我找谁报仇去?”

师青玄苦笑道:“贺公子说笑了。你我这般,我又如何能够多想?”

 

贺玄被噎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一边生气自己被误会,想要解释清楚;一边又不敢表明心迹,看师青玄对他避如蛇蝎的样子,他怕对方会觉得太过荒唐。

他自己也觉得这感情荒唐。可越是荒唐,越是无法逃开。

 

他冷静了一下,然后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

“师青玄,我今天不让你死,是因为我不能让你死的这么便宜,让你就这样进入轮回。你必须活着,要一直记得你我之间深仇大恨。你哥害我家破人亡,我便手刃你嫡亲兄长。你占我神格命格,我便将你打落凡间。从此以后,一笔勾销。我们,再也不见。”

 

贺玄嘴上说的决绝,但是看见那人悲伤的神情,心神也不禁动容。

他如何不想将感情挑明?

可是他已将法力散去大半,此去铜炉山必定艰难重重,说不定便有去无回。

既是如此,又何必招惹青玄?

若自己真的回不来,又何必让他心里徒留心结?

还不如让他恨透了自己。让他的生活里再也没有贺玄。

从此以后过得自在逍遥。

 

师青玄听到贺玄的这番话,不禁抬头仔细端详贺玄的神情。

不知怎的,他觉得贺玄的眼神里,是有一些不同的东西的。

一瞬间,让师青玄觉得方才的吻,也许不是梦。

 

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下一瞬间,那人依旧是那般冰冷,无情。

 

毕竟贺玄的演技太好,师青玄看不透他。

从前便看不透。

以后,也永远不会看透。

 

贺玄说完话后抬脚便走。

这一走,便叫师青玄看出他的脚步似有些虚浮。

待对方走到庙门了,师青玄终于还是忍不住脱口道:“贺玄!” 

贺玄转过头来,挑着眉看着他。

 

师青玄叫住了对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说谢谢吗?他不配。

说对不起吗?他也没有权利。

他斟酌了半晌词句,才轻声道:“千万保重……”

 

贺玄瞪大了眼睛,似是有点不可置信。

良久,他冷笑一声,嘲讽道:“我大仇得报,自是好得很。不劳你挂心!”

说罢拂袖而去。

师青玄看着贺玄远去的背影,终于双眼一闭,瘫坐到了地下。

 

听到师青玄跌倒在地的刹那,贺玄拼命地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回头的想法。

天知道,当师青玄颤抖地说叫贺玄千万保重的时候,他是有多想走上前去抱住他,吻住他,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不能。

贺玄全家人的命,师无渡的命,像是一道绝不可能跨越的银河,横亘在二人之间。

就算这一分钟贺玄放下了,那师青玄就能放得下吗?

放得下仇恨了,就会接受他吗?

接受了他,就代表喜欢他吗?

 

贺玄不敢再想下去了。

因为他几乎把大半身法力都渡给了师青玄,若要去铜炉山重新修炼成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一去是不是还能回得来。

他只能敛起那些缥缈的思绪。即使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口中却要吐出最恶意的话语来伤透对方的心。

这样即使接下来的多少年里对方找不到自己,也不会多想吧。

就这样相忘于江湖,也好。他想。

 

花城早已在庙门口等着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但是这也不重要了。

贺玄脚步虚浮得由着花城带着他走。

 

他脚下走出了多远,心就丢了多远。

全部丢在了那破庙里,那个还在兀自神伤的人身上。

再也无法要回来。

也不想要回来。

 

                                    (五)


春去秋来,这已经是师青玄在凡间的第十个年头了。

这十年间,他从没有去找过贺玄。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再去打扰贺玄的生活。

 

直到这天他与之前相识的老李吃饭时,老李无意间问道:“老风啊,我们认识都快十年了吧?你看我这头发都花白了,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见老啊?看起来还像二十多岁!年轻人真是让人羡慕!”

 

师青玄怔住了。

他蓦得发现,原来这些年自己不是自己养好了病,而是完全不会有生老病死。

能让他如此的人,除了贺玄,不做他想。

贺玄……他做了什么?他人在哪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到此处,师青玄赶忙找到谢怜和花城,让他们告知前因后果。

谢怜见他终于问起了,便回答道:“黑水他不想让你死,也不想让你入轮回,你自然明白的。他本可以直接渡法力给你,却又害怕自己一身鬼气会玷污了你。所以选择了最为霸道的方式,将半身法力散尽,化作最纯的修为让你离凡人的限制,拥有法力,不再有生老病死。”

师青玄听到这里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贺玄他,他怎么能……

他立刻急道:“那他人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花城道:“十年前我在破庙门口接他走了,为他寻了一处地方让他自己修炼。如今十年过去了,铜炉山马上要重新开了,想必他是想重新回去,再度修炼成绝。”

谢怜又道:“黑水他故意与你一刀两断,就是害怕他有去无回。你……明白的吧?”

师青玄大声道:“我我我当然明白啊!我现在就去铜炉山找他!”


师青玄太动容了。

他没有想到贺玄竟会为了他做到这一步。

 

师青玄转身正欲走,花城又叫住了他,道:“黑水说了,如果……如果你有一天来向我们打探他的消息了,想要去找他了,就叫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一把扇子。

是一把很普通的折扇。

 

师青玄只一眼就看出,这是他们多年前,在贺玄还是地师明仪的时候,他们一同与上元佳节在人间逛灯会买的扇子。

他不禁想到那一天,他缠着贺玄化女相与他逛灯会。

贺玄本不想去,最后被他缠的没法,只得同意去逛灯会,但前提是坚决不化女相。

二人在灯会上逛了许久,便见到了这把扇子。

彼时的风师大人最喜欢扇子了,一见到便拔不开眼。立刻掏钱买下。

他自己有风师扇,便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应该有一把扇子才好。遑论他最好的朋友。所以说什么都要让地师收下这把扇子。

贺玄无法,拗不过他,只得别别扭扭地收下了。但是也从未见他用过。

师青玄只当是他不喜欢。

没想到……竟然到现在还留着吗……

 

花城见师青玄还在发怔,便提醒他道:“这扇子里面有什么,想必你是知道的吧?” 说着,眼神不断往身边的谢怜身上看去。

师青玄顺着花城的眼神一看,便看到谢怜脖子上挂着的若隐若现的链子。

 

一瞬间,师青玄瞪大了眼睛。

他终于明白了。

不论是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现在就想立刻见到贺玄,与他说清楚他的情意。

他收下扇子,道了声谢,转身飞远了。

 

                                   (六)


铜炉山口。

师青玄赶到的时候,还未关闭。

他在里面兜兜转转,也不知打倒了多少魑魅魍魉,才终于见到了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

在贺玄转过来的那一刻,两个人相对静默无言。

 

还是师青玄先硬着头皮开口道:“贺公子,我……我来陪你一起从铜炉山出去。”


贺玄不断地从头到脚注视着师青玄,他的视线甚至有些藏不住的火热。

终于来了。如果他来了,是不是也意味着……

贺玄不敢多想,他开口道:“这么久未见我,只有这一句话好说吗?”

 

师青玄只得慢慢走上前去,小心地从脖子上牵出了一条链子,拿给贺玄看。

那链子上挂着一个透明的小环,仔细一看,那环里似是有一枚小小的扇子。

待看清了师青玄脖子上的东西后,贺玄忍不住抬头想要发问。

却看到对面的人早已红了耳根,慢慢小声道:

“我看到太子殿下脖子上挂着一个,花城给他的。我就也将扇子变小,私自这么做了。贺玄你……不会怪我吧?你若是不愿意,我就把它取下来还给……”

那个你字还没说完,对面的人已经一把将他揽进怀里,封住了他的唇。

以唇。

 

这和师青玄想象中的一样,也不一样。

一样的是绝境鬼王的唇,冰冰凉凉。

而不一样的是绝境鬼王的吻,似乎比师青玄想象中的,还要滚烫一些。

那随着热切的吻再也掩饰不住的爱意,笔直地烫入了师青玄的心里。

 


我哥哥害你家破人亡无法成神,你害我失去了哥哥这个唯一的至亲。

我懵懂无知占了你的命格,你处心积虑报仇将我打落凡间。

我病入膏肓眼看将死,你又舍了一身法力只为免我生老病死。

 

扯平了吗?

没扯平吗?


扯不平的。从那一天在天庭上相遇的那一刻起,一切便都扯不平了。

但你我二人,又何须扯平呢?

 


就在难舍难分的此时,铜炉山却开始震动了起来。

山口马上要关闭了。

 

二人终于结束了这个吻。

师青玄虽已满脸通红,但还是道:“这里有遇到什么厉害的人物吗?不过以你我二人之力,想必总是没问题的!”

 

贺玄看见他兴致勃勃的脸,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二人当天官之时一起出任务的时光。

 

他又轻轻地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在对方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随后将一枚戒指套在了师青玄的手上。

他抱着师青玄,忍不住亲了亲,再亲了亲。


“把它收好。等我回来。”

 

话音刚落,师青玄还未待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在铜炉山外了。

下一瞬,铜炉山已经紧紧闭合了。

 

师青玄忍不住破口大骂:“贺玄你这个……”

混蛋两个字,说得又羞耻,又违心。

 

看着手上这个可以象征着统领黑水鬼域的戒指,师青玄别无他法,只得去到了贺玄的地盘,帮他打理着上下事务。

有了风师娘娘的精打细算,贺玄回来的时候,血雨探花的账已经还的七七八八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的师青玄还在整天忙着奔波。

但是他知道,也许三年,也许五年,他的绝境鬼王便会回来。

从很早以前起就已经思念了这么多年的人,纵然再等一等又何妨?

 

相思错吗?

那便错吧。

只愿用尽一生,与你一错到底。


(完) 




阿元有话要说:

喜欢双玄也很久了,这是第一次自己动笔写双玄的故事。因为双玄的故事背景太过复杂,让他们好好的HE真的是很困难。

剧情其实很简单,只是想写出两个人如何才能跨越仇恨走在一起。也许用时间多沉淀沉淀,再让一方多付出付出,一直到最后谁也算不清谁欠谁的时候,才能没有障碍地走到一起吧。

因为这是第一次写,感觉两个人的性格还是有些把握不到位。篇幅也有限,如果有ooc了希望大家勿怪。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而且超级欢迎小天使们评论!么么哒!

 

 


评论 ( 23 )
热度 ( 292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