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天山刀客 (一)(二)

一个小中篇,主谈恋爱,有原创人物。 保证HE.                                 


                              (楔子)


屋外张灯结彩,屋内却灯火昏黄。

 

只余坐在榻上的二人,靠得越来越近。

 

鼻尖相碰之际,只听陆小凤轻声道:“你若是不喜欢,就推开我。”

 

 

花满楼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这本是陆小凤的洞房之夜。

 

——和别的女子的洞房之夜。


------------- 

 

                                 

                                    (一) 


皑皑的天山上,寒风如刀,万里冰雪。

本应寂静无边的雪山上,今夜却格外的不平静。

 

一身黑衣的年轻人迎风而立,手中的弯刀不断滴下热血,寒意凛然。

在一刀斩了第三十五个山匪的头颅之后,剩下的匪徒们终于不敢再贸然上前。而是渐渐形成了包围之势,将二人围在了中间。

 

没错,二人。

 

天风寨的大当家终于发现,这黑衣青年的背后,竟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女子。

月光下,那女子一袭红衣,眉目清秀。神情一副楚楚可怜。

他哈哈大笑道:“他娘的,你这混小子敢来我天风寨闹事,竟然还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娘儿们。这样吧,你把这娘儿们给我们兄弟留下,你爷爷我就赏你个全尸如何?”

说罢,他骤然飞身向前,一把从后方将这红衣女子挟持在手。

 

弯刀架在那女子的脖子上,月光下的如玉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

他本想以她为质。怎奈美色当前,未持刀的左手忍不住便想抚上那脖颈。

  

  忽然只听哐当一声,大当家手中的刀落了地。

而两只手竟已不知何时双双齐根而断。 

  他倒在地上痛呼不已。而下一瞬间胸口便突然血流如注。

——竟是被拿刀捅了个对穿。

  

众人看向红衣女子的眼神渐渐有些不同了。

只因那女子依旧一身红衣定定站在那里。

 

没有人看见她是如何拔刀的,自然也没有人看到她的刀又收回了何处。

她仿佛只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弱女子而已。

只是那鲜红的血,已于红衣混为一体,昭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这样的女子。

这样的一袭红衣又擅刀的女子。

除了那一位,还有谁?

 

可惜山匪们醒悟地已经太晚。

一圈刀光闪过。

他们终于见到了来自天山的那把刀,在他们胸口开出花朵。

 

白雪皑皑的山峰上,顿时尸横遍野。

 

可不知怎的,这女子并未收起她的刀。

她带着她那柄还在滴血的小巧弯刀,一步一步地,向穿着黑衣的年轻男人逼近。

寂寥月色中,二人相对而视。

下一刻,刀尖递出。

没有人可以形容那电光石火的一刀。

 

可黑衣男子却不闪不避,只是微笑,连举刀招架都未曾。

  眼见刀尖快要抵到男人的喉咙,女子神色一凛,生生收住了攻势。

雷霆的一刀却收放自如,游刃有余。

 

眨眼间,那人手中的刀终于又不见了。

她只淡淡叹了口气,道:“也罢。下山吧。”

----------------- 

 

                                      (二)


  清晨,江南小楼。

  花平敲了敲门,小声道:“少爷,是陆少爷的信到了。”

  

  花满楼起了身,不紧不慢地拆开了信,细细摸索。

  信上用浓墨写着:

  “西域天山麻烦缠身,盼至。” 

  落款是陆小凤。

  

  花满楼收了信,转身道:“花平,你回去花府同老爷说一声,我有事去一趟西域,可能会晚几月回来,叫他不要担心。”

  花平闻言登时瞪大了眼睛:“少爷,您要去西域?那可远的不得了啊!”

  花满楼摆手道:“无妨,我必须要去。你同爹讲一声便好了。”

  言罢,让下人收拾了行李,便策马而去了。

 

  一个月后,天山脚下。

  花满楼牵着马缓缓地走在栈道上。

他虽看不见,但也可以静静地感受到他从未感受过的壮丽与巍峨。

  

  忽然有人拦路跳出来,拿着刀对着花满楼,用蹩脚的汉话威胁道:“外乡人,我们天山可不是这么好进的。”

  花满楼停了脚步,只摇了摇头不说话。

  这盗匪急了,将小刀指着花满楼胸口道:“你,还不赶紧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

  花满楼这才开口道:“不知这天山附近,可好做生意?”

  盗匪一听这话喜上眉梢:“你是来做生意的?!那可正好,身上一定带着不少本金吧?快通通给老子拿出来!”

  花满楼笑了笑,道:“我这里有颗珠子,少说也值五百两银子。你拿去罢,去换了银两到附近经营个小本生意,切莫再行拦路打劫之事了。”

  

  劫匪听了这话不禁懵了。

  他自从干这行当以来,从未见过这样傻的人。

  他忍不住问道:“此话当真?”

  花满楼笑道:“只要你愿意真心悔过,那自然当真。”

  这匪徒看面前这人神情一派冷静,全然不似池中之物,不由得有些慌神。

  若这公子打扮的人说的是真的,有了营生可做,谁又愿意真正做这偷鸡摸狗丧尽天良的勾当?

  他收回了刀,大声道:“算你小子识相!” 说着,一把从花满楼手中抢过了这颗珠子,转身欲走。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高声叫道:“且慢!”

  他回过头来,见到一个身着红衣,浓眉大眼的西域姑娘站在身后。

  只听这女子开口道:“敢在天山脚下行这打劫之事,花公子虽饶了你这匪徒,我却不会饶你。”说罢,只见刀光一闪,这女子已到匪徒身前。

 

  而花满楼却岿然不动,好似眼前即将发生的血案与他无关一般。

 

  眼见这匪徒便要血溅当场,红衣女子却突然收回了刀。

  她瞪着眼睛威胁道:“念你并未贪得无厌,就饶了你此次。如果让我发现你未去做生意而仍干这种勾当,我绝不轻饶!”

  地上的那人眼见那快若闪电的刀一眨眼便又不见了,早已吓破了胆,连声叫道:“多……多谢女侠饶命!多谢公子饶命!” 说罢,踉踉跄跄地飞奔而逃了。

 

  待那人走远了,这红衣女子才转过身对着花满楼娇声道:“我常闻言,花家七公子最是善心,怎的方才不阻止我杀了此人呢?”

  花满楼笑道:“因为我能感受到,姑娘那一刀的最后,并没有杀气。”

  这女子不禁拊掌道:“果然是花公子!”,她转了转眼珠,又接着道:“不过,若我方才当真想杀他,你可会阻拦?”

  花满楼闻言,依然笑着道:“雪中遗杉的天雪刀,岂是花某能接的?”

 

  这本不是假话。

  若提到当今天下第一刀客的名头,远在西域的雪中遗杉,自是当仁不让的。

  雪中遗杉之所以被称为雪中遗杉,是因为凡是见过天雪刀的人都知道,那一刀之快,就像是天山上从雪中拔地而起的一棵杉树。

  一棵火红的杉树。

  那一刀过后,只有一抹红色开在雪地上;那持刀的人更是像杉树一般,独树一帜,屹立不倒。

 

  而让这雪中遗杉闻名天下的,并不只因为那惊世的刀法。

  更是因为,这天下第一刀客,是一位女子。

  一位酷爱穿红衣的西域女子。

  传闻中,她非但有着西域女子热情如火的风情,又有着西域女子艳丽无双的容貌,更有着名列天下第一的绝世刀法。

  这样的女子,岂非令天下的男人都嫉妒又好奇?

 

  而此时的乌红杉却收起了一身锋芒,她站在花满楼旁边,笑道:“你怎知我是雪中遗杉?”

  花满楼也笑道:“那你又怎知我是花满楼?”

  这话说罢,两人不禁一起放声笑了出来。

 

  乌红杉道:“我听闻花公子在中原武艺高强,在下早想同公子比试一番。”

  花满楼道:“乌姑娘谬赞了。只是花某学武本意,不在比试。难免要让姑娘扫兴了。”

  乌红杉摇了摇头道:“也对。花公子既知我名讳,想必也听说过,我早已立下誓言,谁若能破了我的刀,我便会嫁予谁。”

  花满楼微笑道:“在下自然知道。当年姑娘此话一出,中原西域便有无数青年侠客纷纷来找姑娘讨教。可至今花某仍未听说有谁有幸能破了乌姑娘的天雪刀。”

  乌红杉闻言,娇声笑道:“既如此,那敢问花公子,可愿一试?”

  花满楼还未答话,乌红杉便接着笑道:“公子勿怪,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说起来,我若是能早点见到风度翩翩的花公子,兴许还愿意出刀慢些输于你。只可惜,如今我已不能拔刀冒这险了。”

  花满楼抬头道:“哦?这是为何?”

  乌红杉答道:“只因一个月前,已有人破了我手中的天雪刀。” 她的语气中,竟好似微微透着一丝羞怯。

  花满楼笑道:“如此,便先向乌姑娘道喜了。”

  乌红杉也笑道:“花公子同喜。”

  “同喜?” 花满楼有些不解。

  乌红杉弯着嘴角道:“好朋友要成婚,当然也是喜事一件。难道花公子不正是为此事赶来天山的吗?”

 

  花满楼有些怔住了。

  他仿佛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姑娘说的破刀之人,难道是……”

  对面的乌红杉登时笑颜如花。

  “自然是公子您的好朋友,江湖人称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TBC.)

 

阿元有废话要说:

是的没错对不起大家我忍不住开了个新坑……

应该也是和之前一样的文风,案情不复杂,主要为了陆花谈恋爱。

这篇剧情比较简单,主要是为了满足我私心想把刀客写成女性的设定。

和朋友妻里一样,我发现我酷爱原创出女性角色来进行助攻……可能这就是我们做姨母的恶趣味吧……

当然情节和朋友妻肯定是不一样的,这次就不是互相吃醋梗了。

总之新坑刚开,欢迎大家捧场催更。故事可能比较短小,大概四五章就能结束。

希望大家喜欢啦!么么哒!天使们国庆长假愉快!

  


评论 ( 15 )
热度 ( 51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