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雍怡】十三阿哥的家当

   

很久之前写的413饼,非史向,ooc勿怪!

 


    胤禛是冷面王。

    他无情无义,从不将别人的事放在心上。

    但是这别人,不包括胤祥。

    此时的胤祥,在雍王府,胤禛的书房内,上蹿下跳,躁动不安。

    

    “四哥,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这样!人家田文镜都说了,这次的事情不怪他!要说,也是八哥逼的他!他送来了这些东西来赔礼,你,你怎的还叫人驳了他的礼,给人打了出去?” 胤祥气着道。

    “哦?” 胤禛听了这话,倒也不气,“十三,照你的话说,田文镜既是无心之失,我便应该给他个面子,他送的这些礼,我也应照单全收,是也不是?”

   “这是自然!”,胤祥道,“他好歹也是四品大员,也是不可多得的良才,你卖他个面子,日后,恐还有大用呢!”

   “好啊,那便听十三弟的。他送来的古玩字画,我便都收下了。”

   “自当如此。” 胤祥高兴了。

    胤禛正色道:“嗯,那他送来的四个美人,原先想着推脱的,现下是推脱不掉了,我也就只能收下,享一享齐人之福了。” 说罢,唇角还带着笑,眼睛却是盯着胤祥,动也不动。


    胤祥愣了。半晌才嗫嚅道:“这田文镜…… 可真不是个好东西。”

    胤禛不说话,只笑着看他。

    胤祥复又佯装正色道:“对!他居心叵测!谁知道是不是和八哥一伙儿的,来这里演周瑜打黄盖来了!这礼四哥你可不能收!不能收啊!” 

    胤禛笑道:“十三啊,你这一会儿说收,一会儿又说不能收,到底是怎么个说法?我看啊,是别的就可以收,是美人,就不能收,是吧?”

    胤祥听他揶揄自己,虽是有些不好意思,但还硬是红着脸梗着脖子,说了一声是。

    胤禛看着他这个害羞又还是要说随着性子说心里话的样子,心中着实喜欢的紧,直道:“行行行,都听你的。你说不收,那便不收了。以后来劝谏你四哥呀,可要先打听清楚喽,别总是出尔反尔。我本是一片好心,可有些人就是不领情呀。” 

    听到胤禛这样说了,胤祥这才高兴了:“谢谢四哥,四哥最好了!” 一双眼睛直盯着胤禛看。

    胤禛心里一荡。

    那天晌午,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雍王府的书房合着门。

    谁也想不到冷面王四阿哥,就这样直直向前走了两步,复又转身,从身后将他的十三弟环在了怀中。


    他的头搭在胤祥的肩上,对着耳边道:“阿祥啊,因着你一句话,四哥的美人没了。你准备,拿什么赔给我啊?”

    胤祥听他这样唤自己,便知他这是戏弄于他,却又不想轻易被他讨了便宜,开口笑道:“四哥你若是舍不得这四个美人,那倒也好办。你只管收下,然后啊,将她们赠予我便是了!”

    “你这个老十三!这是什么话?” 胤禛听着好笑,又有些吃味,将怀里的人转了个身,佯怒道:“我收下,赐给了你,那你四哥岂不是还是什么都没落着?”

    “谁说落不着!”,胤祥看着抱着他的人这样气急败坏,笑得更开心了:“连我都是你的了,这美人,不更是你的了吗?”

    胤禛胸中一热。什么美人不美人,天下不天下的。此时此刻,天底下没有什么,是能比得过他十三弟的了。

    他不动声色地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揶揄道:“如此说来,十三阿哥府上的所有东西,可都归我了?”

    “归你归你,当然归你。”,胤祥仰头看他,急着炫耀道:“四哥你听我跟你说啊,我府上可有好些好玩意儿,有皇阿玛赏的金如意一支,玉佛珠三串……”

 

    那天晌午,青天白日,郎朗乾坤。

    有好些人,在四阿哥的雍王府里,将十三阿哥府上的家当听了个清清楚楚。

    都有哪些家当?

    有金如意一支,玉佛珠三串。

    嗯?堂堂阿哥府,怎的会只有这两样?

    因为十三阿哥只说了这两样。

    哦?十三阿哥怎会只说了这两样?

    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阿元有话要说:

很久以前看完雍正王朝以后深深地踏进了413.

查了查史料,果然,这就是封建主义兄弟情啊!

点开链接收获雍怡兄弟情

然后发现圈子实在太冷根本没粮,就自己码了一篇。

虽然是黑历史,但是今天还是把它发出来,为我北极圈做一点贡献!


评论 ( 16 )
热度 ( 39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