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花也杯中,月也杯中(HE/一发完)

                        

八月十五,中秋。

 

正午。

陆小凤难得从正门进了小楼。

花满楼不在。

 

陆小凤径直走向桌前。

毕竟他们早有约定。若有急事出门,就会在桌上留封信给对方。

桌子上果然放着一封信。一封花满楼亲笔写的信。

——中秋佳节,毓秀山庄,盼至。

 

陆小凤微微一笑,翻身出楼,一骑绝尘而去。

 

                                       (一)

 

傍晚,毓秀山庄。

觥筹交错间,陆小凤与花家众人相谈甚欢。

只是不知为什么,陆小凤总觉得今日花满楼的几位哥哥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他这般想着,也就这般问了出口。

花家大哥笑道:“难道你竟不知?今晚楼儿说他邀请了他的心上人来共度中秋。只是不知怎的到现在还没来。我们几个兄弟都在翘首以盼呢。”

 

爽朗的笑声充斥席间,明亮的月光也仿佛随之挥洒亭中。

照亮了每个人的脸。

照出陆小凤突然发怔的脸。

 

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他随即便笑道:“花满楼,你有了心上人为何不告诉我?是哪家小姐?她怎么还不来?”

听到这话,几位哥哥便纷纷附和起哄。

没有人注意到花满楼那端着酒杯的手,攥得越来越紧。

 

竟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吗。

花满楼不禁摇了摇头,咧出了一抹苦笑。

——真是,傻瓜。

不知究竟是在说陆小凤,还是在说自己。

 

最后终于还是开口道:“他可能,不会来了。”

话语中是他难得掩饰不住的黯淡与落寞。

 

最是阖家团圆的好日子。饭菜好似格外清香,膏蟹也格外肥美。

而中秋的酒,也好似格外清冽甘醇。

若非如此,花家一向自持的七公子怎会在席间对月自酌,一杯,又接着一杯,不曾停歇。

 

                                      (二)


今夜的花家众人都不免有些失望。

因为直到宴席散去,花满楼的心上人也没有来。

看着花满楼有些落寞的神色,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不再提起此事。

 

只有陆小凤很担心。

只因他从未见过花满楼这样为情所困过。

虽然他知道花满楼一向遇事豁达,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想去与花满楼聊聊天。

毕竟两个人一起面对,总比一个人要好。

 

夜已深了。陆小凤却并未回到他的客房。

当他在行至花满楼房前的庭院时,他见到了正在月下独酌的公子。

 

无边的月色映在花满楼的脸上,他举杯饮酒的动作一派行云流水,让人觉着说不出的风雅。

可陆小凤却看得真切。花满楼那微微泛红的双颊早已经出卖了他。

——他早已醉了七八分。

 

还未待陆小凤开口,花满楼已经将酒盏推至了陆小凤胸前的桌案上。

半醉的公子端着酒杯望着天,缓缓道:“陆小凤。今晚的月色,一定很美吧?”

陆小凤定定地望了对面的人半晌,才端起酒杯道:“是啊……同往年一样。很亮,很圆,也很清澈。”

 

花满楼笑了。

只要有陆小凤在,这漫天的月光,岂非也尽入花满楼的眼睑?

他仿佛也看到了花正好,月正圆。

 

可是朋友总归只是朋友。

世间又哪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

 

花满楼这般想着,心中却总想抛开这种无端的愁绪。

趁着月色,他端起酒杯,张口便吟道: 

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

 

陆小凤当然听得出他的落寞。

是因为心上人未来赴约吗?

果然还是鲜涉情爱的花满楼,会为情爱而困。

虽不知对方是谁,但是作为朋友,陆小凤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必要宽慰对方一二。

 

陆小凤认真道:“花兄,你实在不必如此。”

“哦?” 花满楼晃着酒杯,颇有些心不在焉。

陆小凤又道:“我是说,不必担心,对方也许只是被什么事绊住了脚步也说不定。你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那晃着酒杯的手忽然顿住。

连一二滴酒洒了出去也未曾发觉。

 

花满楼抬起头,轻声道:“那你呢?”

陆小凤愣道:“我,什么?”

花满楼淡淡道:“我说,那你陆小凤,喜欢吗?”

 

他的语气温温柔柔,如同这片月色。

却好似巨石砸向了平静的湖面,掀起轩然大波。

荡漾着自己的心。

也穿透了陆小凤的心。

 

陆小凤愣了。陆小凤终于不是傻瓜了。

他突然明白了。

花满楼,岂非正是邀请了他的心上人来共度中秋?

他从来没想过,花满楼竟会对他……

陆小凤的心中似是巨浪滔天。他惊讶,难以置信,然后很奇妙地,觉得有些欣喜。

也许任谁被自己极度欣赏的对象表达了爱意,都会有这种感受吧。

呵,谁知道呢。

 

但这并不意味着下一刻就可以美满团圆。

陆小凤需要一点时间,他需要冷静地思考自己的感情。

他只能小声道:“花满楼,你醉了。” 

声音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花满楼没有说话。

月光洒在花满楼身上。

公子低垂着眼,睫毛在他的脸上投影出一片阴影,看得陆小凤心咯噔一下。

花满楼的呼吸拂过陆小凤的手,气息如月光一般凉,却烫得陆小凤缩回了手。

他也说不清是为什么。

大概是今夜的月光,有点晒人吧。

直晒的人脸也红了,手也热了,连心,也动了。

 

                                   (三)

 

陆小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了花满楼的声音。

花满楼居然笑了。

只听得他带着笑喃喃道:“明明是你先……”,话至此,却没有讲完。

他顿了一顿,又笑道:“罢了。我无事。”

 

而陆小凤却从未见过这种表情在花满楼脸上出现。

他的笑中,像是有些无奈,自嘲,又好像带着一丝……委屈。

 

花满楼当然委屈。

因为先打破这道界限的人,不是他。

 

十天前的夜里,那只凤凰喝的酩酊大醉,一头栽进了小楼里。

在花满楼匆忙的安顿间,他吻了花满楼。

 

当花公子一个不留神被按在墙上,在浑浑噩噩呼吸紊乱之际,他也想以为这是陆小凤吻错了人。

可是那略带沙哑的一声声七童,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花满楼也骗不了自己。

 

他一夜未眠,想等陆小凤第二天的一个解释。

可是那人睡醒后却忘得一干二净,与他谈笑照旧。

 

无能为力。

可已经泛起涟漪的心,如何能再回归平静?

 

 

而今夜,花满楼突然不想再逃避了。

他想他大约一定是醉了。

 

而此时的陆小凤还在艰难的斟酌词句。

他方一开口,却只吐出“花满楼……”三个字,就突然再也无法说下去。

他被花满楼点中了穴道。

 

来不及想为什么,花满楼的脸已经贴近了他的脸。

一瞬间,呼吸相闻。

陆小凤舍不得闭眼。他几乎想抬手去描摹公子清隽的眉眼。

就在这一瞬间,在陆小凤心动的这一瞬间,双唇相接。

 

花满楼将手伸进陆小凤的发间,不由分说的撬开了那人的唇舌,加深了这个吻。

这一刻他不想在意陆小凤的感受也不想在意那些伦理道德。

他只是想吻他喜欢很久的人。

仅此,而已。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吻。

一个属于情人之间的吻。

是那属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温柔,不容拒绝,又无法拒绝的爱意。

 

当这一吻快要结束时,陆小凤终于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他知道,如果他没有被点中穴道的话,他的下一个动作便是更用力地回吻回去。

 

双唇微分之际,陆小凤听到那人好似喃喃道:“我也醉了。所以我明日也要忘记……”

 

这话一出,陆小凤忽然觉得这般温润的唇,仿佛,有些熟悉。

又或者,不是仿佛?

 

然后该想起的人终于想起早该想起的事。

想起了那一天的酩酊大醉。

想起了那一天的情不自禁。

 

陆小凤羞愧不已。

他微微喘息道:“抱歉……我……想起来了……”

 

花满楼才从那吻中抽离,耳根和脸颊都泛着红。听到这话,不禁挑起了嘴角。

纵然想起来又如何?

 

本来插在发间的手突然向下搭在了陆小凤的腰间。

陆小凤还未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便被拦腰抱起。

 

庭院的月色渐渐不见了。

只有床帐前烛火的摇红。

 

陆小凤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被花满楼压在身下,听着那人带着十分的醉意慢慢道:

“我总该要先下手的。省的你下次又喝醉,又做这样的事,然后又忘记……”

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替身下的人宽了衣带。

 

陆小凤笑不出来了。

只因那醉了的公子,手上实在是没有章法。

 

                                      (四)

 

帐前烛火摇曳。

明明作乱的,是自己喜欢的人,但陆小凤真的很难捱。

 

许是到了初秋,花满楼的身上有些微微发凉。却在不断点燃着陆小凤。

无论是手,还是唇,都让陆小凤欲罢不能,又得不到解脱。

 

所以当他终于冲开了穴道时,他几乎是立刻把那个作怪的醉公子压在了身下。

花满楼好似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眼中带着迷茫,面上带着红晕,唇上带着晶莹。

 

陆小凤看着身下的人,忍不住用力环住了他。在他耳边温柔道:

——“用不着等下次喝醉。我已经醉了。”

——醉于中秋月色。

——醉于你。

 

陆小凤终于明白。原来是酒后的身体,先于心理做出了选择。

他情不自禁又吻上了那人的唇。

唇分之际,陆小凤有些小心地道:“我虽然是个混蛋,总是随心所欲。但是吻你这件事,是真心的。喜欢你这件事,也是真心的。”

 

小心翼翼。

连帐外的烛火也摇摇晃晃,好似下一秒便会熄灭。

 

花满楼的反应却和陆小凤设想的大相径庭。

只见花满楼抿着嘴,正色道:“无论如何,我总是已经喝醉了。所以我明日当然也不会记得你说的话。”

 

陆小凤当然没有忽略那人唇边一闪而过的笑意。

陆小凤笑道:“无妨。我总会想办法让你记得。”

花满楼又道:“你就算明日给我讲,我也不会信的。”

“我不用讲。”

“你不用讲?”

“对,我不用讲。”

 

陆小凤低头吻上了身下人的脖颈。

直到花满楼觉得有些微微刺痛才分开。

 

那始作俑者用手细细摩挲着刚出现的印记,笑着说道:“它替我讲。”

“当然,还有别的,也会替我讲。”

 

帐外烛火摇曳,而帐内的一双身影也终于起起落落交叠在一起。

 

当云雨终歇之后,连月亮都有些瞧不见了。

花满楼靠在陆小凤怀里,有些恼道:“明明是中秋佳节,却只会干这事……”

陆小凤弯着嘴角道:“哦?中秋佳节,难道非要同花公子一样吟诗赏月才行吗?”

花满楼不禁轻笑道:“陆大侠怕是除了床前明月光和但愿人长久,别的什么都吟不出来吧?”

陆小凤也不恼,也跟着笑道:“我虽不会吟诗,但也会随着性子改改诗词。咳咳,你且听我跟你念两句。”

只听那大侠朗声道:“笑落中秋芙蓉帐,” 说罢他顿了一顿,慢慢俯身到花满楼的额头落下温柔的一吻,继而又笑着道:“花也怀中,月也怀中。”

 

-----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有多少人,在想念着多少人?

 

谁在床前明月光?谁又低头思故乡?

谁不但愿人长久?谁能千里共婵娟?

 

惟愿有情人,终能相聚,相知;相悦,相守。

有你在,便是花好月圆。

 

(完)




阿元有话要说: 

半个月没写文了,复键有点手生。

本来想躺平的。但是不明白大家为什么中秋都在发刀,实在看不下去只好晚上回家之后肝了四个小时默默写了篇糖……

这里有一点说明:

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

摘自辛弃疾一剪梅·中秋元月

然后陆小凤那句是我自己随便瞎诌地……对仗完全不工整大家勿怪。


最后迟来的祝大家中秋快乐!

希望大家喜欢。欢迎天使们评论!么么哒!


评论 ( 23 )
热度 ( 120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