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元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让陆花谈个恋爱

【陆花】真话假话


江南。

草长莺飞的三月。湖水已被春风吹暖,湖水里,有几只不知名的水鸟正在嬉戏。

湖边有一座小亭。陆小凤和花满楼正坐在亭里。

陆小凤道:“花满楼,你有没有听过司空摘星说的那个游戏?”

花满楼道:“哦?是真话假话那个?”

陆小凤点点头道:“没错。我们每个人说两句假话和一句真话,让对方来猜这三句话里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不如玩一玩?”

花满楼笑道:“好,我也正有此意。”

陆小凤也笑道:“那我先来。”

他顿了顿道:“第一,我不愿与你做朋友。第二,我不愿与你只做朋友。第三,我刚说的两句,都是假话。”


陆小凤已经屡次想和花满楼坦白,但话到嘴边也总是说不出口。
他只好借着游戏之名,把想说的话模棱两可地说出了口。

陆小凤忐忑极了。
他一边怕花满楼猜中,又一边怕花满楼猜不中。

但陆小凤最怕的,是他猜中了也当猜不中。


花满楼听完了陆小凤这三句话,居然有些发愣。

然后他便开始仔细回想,从他们俩七岁相识,到之后相知,还有一直到现在的相伴。

最后,到这一刻的谈话之前,到陆小凤明明白白说出这三句话之前。


原来如此。

花满楼居然觉得这样小心试探心意的陆小凤甚是可爱。
不过,也未免太过不坦率。

陆小凤是个不是浪子的浪子,花满楼是个不是君子的君子。

花满楼岂非应该更不坦率?

于是花满楼笑了,笑得很释然。

像是一切都拨云见日尘埃落定一般释然。

花满楼随意地开口道:“第一句话,我叫陆小凤。第二句话,我有四条眉毛。”


显而易见,这是两句话,两句假话。

陆小凤很着急。

他也应当着急。

他正在期待花满楼的第三句话。

期待,或者害怕听到那一句真话。

花满楼想也知道陆小凤此刻焦急的表情。

但他只是微笑着转身走了,只留陆小凤一人在原地。



也许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也许还过去不太久,站在原地的陆小凤终于笑出了声。

他终于明白不论做不做朋友,他们总是知己,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他连忙追了上去,从背后紧紧抱住了那个早已放慢脚步的人。

花满楼也转身回抱了他。

在双唇相接之际,谁又能顾上计较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只有湖边的春风,将那句真心话,吹进了对方的心。



“花满楼,我不愿与你只做朋友。”

“好,我也正有此意。”



----------

阿元有话要说:

对不起大家,最近半个月一直在毕业旅行,先去了日本,然后现在还无缝衔接在新疆。

因为没有电脑所以一直偷懒没有码字……

今天福至心灵,随便用手机码了个短段子,请大家随便看看就行了……

必须感谢能哥@吉布斯自由能 地友情校对,为这个段子添上了时间地点hhhh

总之旅行期间收获很大。东瀛武士和天山刀客必须(也许)要被安排。

就酱!感谢大家喜欢!么么哒!

评论 ( 13 )
热度 ( 43 )

© 许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